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金色梦乡】 邪黑

对于我来说三叔写的结局是量子物理式的
所有人的结局都像是薛定谔的猫
如何全凭心证
他给了足够多的暗示以让读者能够推翻那个傻白甜的结论。
走马灯似的幻觉
自称是卖火柴的小女孩
瞎子的话
微信里那篇标题的【死在一米外】
还有许多别的(想讨论考证可以私我!)
让我这个虐型脑看到的猫是死的
在这个前提上有了这篇文
这篇与其说是讲一个故事不如说是我把脑海里的场景以混乱的方式记了下来
不能接受请点叉


Let's begin


顺着远处青灰天空将将泛起的一抹暗红向下望去,就是三圣雪山。八月中是不落雪的,但雪山云雾极重,黑瞎子在长白山顶上坐了整整三日,才等来了一个晴天。

他戴着墨镜本是看不出远方暧昧的颜色究竟画出怎样一幅令人生厌的画面的,也看不出渐成金红的日光是怎样如火舌一般把那暧昧的画面连着三圣一起嚣张地舔噬的,但他现在看见了。

从前总是嘲笑吴邪的嗅觉全是凭视觉的联想产生,现在他自己的视觉竟要凭记忆来构造了。

哦,记忆,对,还有吴邪,他曾和吴邪一起亲眼见过日出,当然亲眼是指不戴墨镜。

一年前吴邪的计划收尾,从此开始学着某位大张哥隔三差五的失踪,有一趟失踪的时间太长了些,黑瞎子就只有出远门去捞人。

在福建一个山洞口被黑瞎子找到的时候,吴邪已经只剩半条命了。这些年虽说倒斗本事其实没长进多少,这样的地方也应当不会出现吴邪一个人搞不定的斗才对。

正背着人往村子走,挂在身上的小三爷扯了扯自己的头发,黑瞎子开口骂道“你他娘的自己秃了别想把我也给弄秃噜咯!”吴邪又笑起来,那声音就跟拿到棒棒糖的小孩儿似的,还抬起血乎淋落的胳膊往洞里指了指。

完了,这下脑子坏了。

把吴邪送去村里诊疗所之后他一个人回了趟那个洞,眼前赫然是一张虫盘。

周边陷阱都被放空了,虫母也死在一边,流着一滩绿色的脓水。

黑瞎子就那么在吴邪的床边上看了三十来个小时,人终于醒了。吴邪一抬眼就对上了黑瞎子那副浅色瞳仁,显然是尚且不适应光线,还有些失焦。

吴邪接着又是几声傻笑,把听说他醒了来看看情况的小护士都给吓愣了。

看来脑子是坏透了。

除了些外伤其实更严重的是营养身体各项机能紊乱。这些年吴邪已经不太能吃肉了,所以很难调养好,偏偏护士说他们这个村子有些草方,非要他喝了试试。

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药见效,第二天吴邪精神头儿好多了,三点多钟就醒了,拉着黑瞎子就往山上跑。找到一块石头坐定,跟小情侣似的开始看日出,还一直重复,“你没亲眼看过吧,爷也带你长长见识!”黑瞎子心说到这儿来雨就没停过哪来的日出看,但也由着他去。

山顶上也是雨蒙蒙的,远方还是一片天青,第一抹玫瑰色显出来的时候黑瞎子晃了神儿,接着越发亮起来,成了玫瑰金,又成了金红。他的眼睛还不能见强光,多亏了山上的雨雾,把光线都溶在里头了,只剩下淡淡的光晕。

远处云也厚,层层叠叠的,光线只能从夹缝里钻出来,成了玫瑰色的线,一道道向上蜿蜒,竟像路似的,云积如山,那些路就一直爬向山巅。

山似的……“等把小哥接出来,让他在这儿过过安生日子吧。”吴邪果然想到了那座雪山。

“哟,小三爷这还想着老相好呐!”黑瞎子跟着阴阳怪调张嘴就贫。

太阳跳出来的时候也是好看的,雨也挡不下云也拦不住,刚刚看的那些山呀路呀全揉成金色。可惜黑瞎子的眼睛还见不得那么强的光,两人背对着阳光就走下山去,到底还是没看成完整的日出。

黑瞎子这么一晃神的功夫太阳已经在环绕着三圣的云层上露了头,升的极快,他干脆一把把墨镜甩了出去就那么眯着眼看。

眼睛被灼伤的感觉反而让黑瞎子觉得爽快,眼前尽是以前没见过的浓烈色块儿,玫瑰色的红的金的蓝的,他又抬抬头看见一阵黑影飞过去,是要往三圣雪山山巅那边飞去,那么高,大约是鹰吧。

他眼前最后的颜色,是三天前,吴邪僵硬冰冷的,冻的通红的脸。


END


在飞机上发文我真的是拼了

评论(14)

热度(34)

  1. 旭野不晦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2. 水菱月纱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邪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