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等】 略邪黑

黑眼镜终于在暗处也看不清东西了,西泠树再多也架不住杭州连日的艳阳照。在北京时习惯呆在地下室,只留楼梯口渗进来那一点点光线。现下他把靠椅对着大门,整日躺着几乎不动,吴山居纸窗格射进来的光对他来说就像普通人用肉眼看焊接时的电弧一样,偶尔晚上拎着小提琴出门去湖边拉首二泉映月,眼前也净是重影。外围的计划已经收尾,但他必须在这儿等着二道白河那边的消息,尽管他不希望这几日再有什么消息来。黑眼镜闭着眼睛躺在靠椅上想,还有十天了,那个人出来,接人的那位也该回来了,他的眼睛总能再撑十天的。

只是一个段子(我起名字也是越来越不走心了

评论(3)

热度(8)

  1. 旭野不晦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