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Wonder falls】02 ET 大学AU

这个星期依然忙哭QwQ来更第二章

想要看01烦请自己戳开主页看一下。。Lo主太蠢不会弄链接TAT

Let's begin.



格洛芬德尔在上午九点二十八分的时候接到了来自好友的电话,九点三十二连居家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就跑到了相约的安都因河畔。




他是怕埃尔隆德有什么要紧事,他知道他的学霸朋友周二从早到晚一整天都是课,平时上课的时候埃尔隆德向来是连手机都不开的,别说像这样逃了课还打电话约他去河边。




安都因河正将中洲大学一分为二,Mirkwood艺术学院与Lothlorien医学院隔河相望,两岸建筑风格迥异却相得益彰。河面平静宽广,颇有些静水流深的意趣。与Lothlorien金黄灿烂的梅隆树不同,Mirkwood那方岸边成排的山毛榉给安都因投下了一小片阴影,为它的美丽染上了几分忧伤。因而不管是热恋中的情侣还是孤独的失恋者都视之为纾解情思的圣地。




失恋……埃尔隆德连女朋友都没有过何来恋可失,格洛芬德尔跑去的路上暗自腹诽,那难不成是热恋?别说他没听说过埃尔隆德喜欢上了哪位姑娘,听他打电话的语气格洛芬德尔都能想象出他当时那苦瓜一样的表情。




远远的看见埃尔隆德端着杯咖啡坐在大理石凳上盯着水面出神,格洛芬德尔朝他喊了一声,又伸出手挥了挥。没想到转过头来看他的埃尔隆德向来平和的表情变的扭曲起来,伸出手指着自己的胸口。





格洛芬德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棕色细绒质地,正面绣着一只头有点大的兔子,他觉得还挺萌的,虽然是居家服但也不至于不能穿出门,埃尔隆德哪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回了一个同样奇异的眼神,他只听到埃尔隆德说,“还好这兔子没说话。”



“什么?”格洛芬德尔站在石凳边顺着气儿,什么没说话?”



“哦没什么。”埃尔隆德盯了那只兔子好几秒,见它没有要跟自己说话的意思才放下心来。



格洛芬德尔坐在他旁边,依旧不解,“所以呢?找我干什么?”



埃尔隆德又灌了一口咖啡接着才开口,“你以前跟我说过的那个父亲是珠宝商的Mirkwood艺术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还好咖啡不在格洛芬德尔的嘴里,不然这时一定已经喷在了倚着河畔栏杆的那对情侣身上。“你逃了课还这么着急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问瑟兰督伊的事儿?!噢维拉在上埃尔隆德你还真够可以的,这么多年没有谈过一场恋爱这一来就看上那个小混蛋!虽然你们家世相符可你这样你爸妈知道吗?”



埃尔隆德心有点儿塞,他一方面不知道好友从哪儿来的联想能力,另一方面他更不明白那个“伴侣对自己说的第一句话”是怎么回事。



他自然不会相信自己的一生会被那奇怪的巨鹰的一句奇怪的话给决定,他只不过是在想与其让日后生活被那群莫名其妙的能说话的脸操纵,让它们往自己身上套上些奇怪的狗血桥段,不如主动去改变点什么。



“停下你的联想格洛芬德尔,我只是今早在星巴克看见他在打工,单纯的有些好奇。更不存在什么专门逃课出来问你和他有关的事,”埃尔隆德顿了顿,“课中走进教室会影响老师上课,反正其实今天要讲的内容我也早都会了。”



噢这该死的学霸,格洛芬德尔想掐死他。



“基本的情况你也知道啊,他叫瑟兰督伊,父亲是个珠宝商也是Mirkwood的校董,而他是个金发的小混蛋,Mirkwood一年级,研究东方艺术。在学校很受姑娘们喜欢,人却有点傲慢,尤其看不起Erebor工学院的人。”格洛芬德尔耸耸肩,又打量了埃尔隆德一眼,“对了,他比你高大概5厘米吧,你要是想追他可能……”



“停止你的联想格洛芬德尔!”埃尔隆德有点无语,“那他怎么会去星巴克打工?”



“好像是上周花高价从人手里抢下了一块白宝石,他父亲觉得他付出那愚蠢的价钱是一桩愚蠢的行为,就断了他生活费让他自己赚钱试试。不过就在他在星巴克做咖啡的同时他卖了白宝石投资的古董估计已经赚了两块白宝石的钱了。”



埃尔隆德挑了挑眉,他觉得瑟兰督伊其人听来颇有意思,可他却必须要避免更多相遇的机会,以防自己又落入了“脸们”的圈套。



“说起来,下周是Mirkwood的院庆吧,要是想认识,不如去他们的舞会玩玩?”



埃尔隆德刚想说他笑的就不怀好意,手机铃就突然响起来,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号码。“喂,您好,哪位?”



“那个……您好,今早耽误您时间很对不起,可是您的手帕还在我这儿,想找个时间还给您。我是Mirkwood的学生,叫安雅,您应当也是中洲大学的吧,可以的话,能请您来参加下周一晚的院庆舞会吗?”



黑发青年愣了,这真是躲什么来什么,正在琢磨如何礼貌的拒绝,一直安静着的格洛芬德尔衣服上的兔子先生终于开了口,“答应她,答应她!”还带着一个和格洛芬德尔一样不怀好意的笑。



“一个绅士不应该让女孩子失望哦。”金发友人又开了口,埃尔隆德简直觉得他和那兔子是一伙的。



“得到您的邀请万分荣幸,今早是我的错,一定准时到场。”跟着他听见那女生开心的笑了,扭头又看见格洛芬德尔一脸八卦,埃尔隆德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今早起来的姿势不太对。



告别了好友,埃尔隆德却依然没去上课。任何一个星巴克的店员都有可能说出,“欢迎来到星巴克,请问您想点什么呢?”这句话,又怎么能通过这句话来判断谁会和他的未来扯上联系呢?



于是他走进了今天的第二家星巴克,打算点份沙拉,希望接下来店员也会对他说出同样的那句话,可他听到的是,“早上好,要来一杯新出的夏日莓果星冰乐吗?”



两个小时后,埃尔隆德的手里拎着四杯咖啡,两份沙拉,三个三明治,可除了从瑟兰督伊那儿就是没再听见一句,“欢迎来到星巴克,请问您想点什么呢?”



走出最后一家星巴克,埃尔隆德直接打车回了家,企图睡一觉起来就能恢复正常,可他一打开家门就听见被扔进垃圾箱的巨鹰奖章朝他叫到,“这是个礼物,guy,不用逃避!”



真是见鬼了。



TBC



下次更新应该是周三ww我真的好不会写校园【哭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