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默俏】俏如来的忧郁

现代AU 俏俏刚和师尊住到一起
还十分拘谨的小日子
有私设
吸师尊啦
—————————————————


第三次拿起那瓶只撕开外层塑料纸还没开过瓶的香水,俏如来觉得自己的行为实在太傻了。 


默苍离的生日已经过去一个星期。 


这位教授的前半生大约是没有过生日会的,如果不是看着俏如来用一张忍着委屈的脸跟他说,“如果老师您嫌麻烦的话……”,后半生大约也是不会有的。 


默苍离的生日自然要以默苍离高兴为主,除了时常来串门的冥医,自己的父亲和刚从国外访学归来的上官鸿信,俏如来就并没有邀请别人了。说是生日会,看起来倒像是普通聚餐而已。 


冥医拎着一大袋子菜上门,一起带来的一条装在木箱里的栗子羊羹和两罐霍山黄芽随手就搁在了客厅桌子上。 


默苍离盯着他的ipad,整个人仿佛陷在沙发里。老友来了也并未起身,甚至连个眼神也欠奉。俏如来寻思着那是冥医给他带的生日礼物,唤了句老师,才换来默苍离几不可闻的一声“嗯”。 


冥医倒是仿佛习惯了他的无视,只故作出有些气愤的样子叹了口气,念叨着“这个默仔苍离”,就提着菜进了厨房。

 
俏如来跟去帮他打下手。平日里和默苍离在家饭菜都是他做,但他也并不确定默苍离是否觉得他做的菜好吃,只是偶尔默苍离吃着俏如来自觉炒得比以前好的菜,也会多夹两筷子。 


默苍离与冥医从大学研究生时代直到刚留校任教的那些年一直是室友。俏如来觉得那段时间做饭的也绝不会是自己的老师,倒是诚心抱着讨教的心思想问冥医他的老师究竟喜欢吃什么,毕竟平时饭桌上默苍离虽不是绝对的食则不言,也不会欢喜听到他这种愚问。 


冥医尝了一筷子刚拌好的凉拌鱼腥草,回头有些不解地看向俏如来,“他什么都吃”。 


俏如来看着冥医的表情突然回想起他过去做课题时熬夜太多,有一天昏倒在研究室,醒来发现离阶段发表只剩10个小时,自己的PPT都还没有做完,昏倒之前做的也不记得有没有保存。刚要起来就被冥医的好学生按着胳膊压回病床上,力气之大痛得他眼前甚至闪过白光。恍惚里看见修儒的眼神简直不知道他是要治病还是要索命。 


不过老师会是那么遵医嘱的人吗。 



俏如来正要阻止冥医把两把不知名的黑色药材往放着鸡的锅里甩,外面门铃响了,俏如来看着冥医把药材搁回原来的袋子,跟他一起走出厨房。 


默苍离开了门,史艳文和上官鸿信是一同进来的,似乎是在停车场碰见便同路走了。默苍离倒是向史艳文微微颔首打了招呼,俏如来出来见自己的父亲正在同老师说话,似乎是在感谢他对自己的照顾,又夸了几句上官鸿信,说是路上闲聊几句就见气度不凡,果然名师出高徒。 


俏如来三个月前去波士顿参加学会才第一次见自己这位师兄,结果就在研讨里争论起来,逗留期间又见几面,实在没什么可称作美好的回忆。此时二人面上倒也没什么尴尬,相互致了意作数。 


史艳文和上官鸿信都是拎着礼物来的。史艳文送了一株不大的松树盆景,俏如来是知道的。史艳文之前同他商量过,俏如来觉得正好可以放在老师书桌旁的窗台上。上官鸿信带来了孙詒让《籀廎述林》的初刻全卷,显然费了番心思。 


默苍离谢过史艳文,看了眼上官鸿信手上用布仔细包着的书,说了句“你也有心了”便没再多评论。 


过一会儿就要吃饭,东西虽然不多,都摆在桌子上也不合适,俏如来把所有礼物都先搬进了老师的书房里,又回去泡茶了。 


端着两杯茶出去,俏如来看见客厅里默苍离和史艳文在说话,上官鸿信在旁边正经危坐的,史艳文有意抛些话题给他,可到底是长辈的对话里,上官鸿信又与他不熟,倒是谦虚着,默苍离也无特地照顾他的意思。


俏如来回厨房便请冥医把菜放心交给自己,他与上官鸿信也许久没见,不如去说说话。冥医嘱咐完他什么食材什么时候放,什么药材一定得记得添进去便放下锅铲乐呵呵去客厅了。 


俏如来一个人在厨房看着那包药材,想起自己陪默苍离去意大利开会,默苍离喝蒸馏咖啡时稍稍皱了眉的样子,有几味闻着就觉得清苦的药材最后还是没有放进锅里。 



俏如来把菜都端上桌,摆好碗筷才招呼坐在沙发上的四人来吃饭。有了冥医的加入话题似乎确是变得轻松欢快的样子。倒是默苍离先听见了俏如来的声音,抬头看了他,随后把闲聊暂时结束了。 


默苍离和俏如来都不常饮酒,家里只放了过去冥医送来的两瓶黄酒,但在座剩下三位在酒精上倒不太克制,又是默苍离的生日,俏如来还是摆出五个酒杯一一斟满。干杯时默苍离也喝得爽快,到了敬酒祝福时才又小口细抿起来。 


祝词都是些没什么新意的,史艳文举着酒杯又谢了默苍离一番,冥医又多念叨了他几句。俏如来和上官鸿信同敬了默苍离一杯,默苍离也没说什么,只提醒他俩下个月还要在国内同一场会上做发表。俏如来干了杯中酒,站在那儿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上官鸿信倒是颇自然地回答道自己与师弟一定都会好好准备,不让老师费心。 


俏如来见盛鸡汤的砂锅盖上气口不再冒气,酒喝得差不多凉菜也吃得差不多,想着熟人聚会也不用那么正式,便揭开盖儿给大家盛汤。接过默苍离的碗时,默苍离正夹了自己碗里最后一筷子鱼腥草吃下,也不太看得出表情。 


许是少放了看起来最苦的那几味药,冥医支度的这一桌子药膳味道并不奇怪,肉菜吃起来也少了几分油腻多了些草药香。默苍离还是不做声地吃,俏如来觉得他筷子好像比平时动得频繁些。冥医和上官鸿信都是吃得很满足的样子,俏如来又想到上官鸿信刚到老师门下读博士的时候大概也是经常来老师家里吃饭的。 



饭后俏如来从冰箱里拿出早上去学校附近西点店取回来的蛋糕。蛋糕是很普通的款式,裱花甚至可说是有些土气,但奶油是鲜奶打发的,口感柔和又不过分甜腻,俏如来也很喜欢。过去读研时讨论组的同学也常常约在那里,俏如来有时候还会点份水果奶油杯。 


还没有和默苍离同住的时候俏如来就知道自己在任何方面都显得有些不明好恶的老师喜爱吃甜食。午后三点左右俏如来若是去研究室找默苍离,总能见他桌上放着一杯茶和一小份甜食,可能是盒装的豆沙条头糕,也有咖啡店卖的奶油戚风蛋糕,有时还会是同事或者学生送的日本点心。 


俏如来往蛋糕上插上蜡烛,两根细长的那种。店员问他需不需要对应年龄的数字蜡烛,俏如来看了看,实在想象不出默苍离吹那大个儿彩色数字蜡烛的场景,便拿了包最普通的。尽管默苍离吹蜡烛这个场景本身就显得有些诡异。


关了灯该许愿的时候,默苍离倒真的在生日歌里闭上了眼睛,俏如来不知道他许了什么愿,也没多盼望他的愿望能与自己有关,只觉得闭上眼睛温温柔柔的默苍离实在好看的很。

 
默苍离往蛋糕上随意划了一刀,剩下的还是俏如来切了。蛋糕中心有一小块刚才滴上了蜡,俏如来避过那儿给默苍离切了份有很多红心火龙果的,接着又帮父亲冥医和师兄切了三块。


分完之后俏如来一边挑着自己盘子里蛋糕奶油上的蜡一边偷看着默苍离,并没太注意自己手里的动作,顶着奶油水果的蛋糕很快啪地一声软塌塌横在盘子里,俏如来扭回头看盘子却换来了默苍离的目光。 


俏如来觉得那目光里是不是有股嫌弃。 



家里重新回到只剩默苍离和俏如来两人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俏如来在厨房里把一切收拾好出来时默苍离又回到了陷在沙发里看ipad的状态。 


俏如来把冥医带来的茶叶和羊羹分别放进储藏柜和冰箱,父亲带来的松树盆景问过默苍离之后摆在了书房的窗台,上官鸿信带了的书则放在了书桌上,默苍离像是晚上要读的样子。 


俏如来把那瓶广藿香香调的香水送给默苍离的时候默苍离抬头看了他几秒,说了句,“谢谢。”语气依然并不明朗。 


“去放在我的床头柜上吧。“默苍离说着,随后又低下头去看他的ipad了。 


俏如来还想听到更多的评论,却又幸好默苍离没再盯着自己,否则感觉自己可能是要熟透了。 


香水实在是太过私人的礼物,绝无可能当着父亲的面和大家一起送礼,只好等到最后。不过想着默苍离大约也不会期待自己的礼物,心里又宽慰下来,等到大家都走了才拿出来。

 
香水是英国货。当时是一个名为研讨实为旅行的夏令营,俏如来与他的同学凤蝶的男友关系还算不错。当时仿佛是快到剑无极的生日,凤蝶便抓着他去帮自己挑男士香水。最后帮忙给剑无极挑了什么俏如来已经记不得了,只记得他在闻试香纸时闻到了一股清冽又沉静的香气,俏如来没由来地觉得那一定和老师身上的味道很像,店员告诉他那是广藿香的味道。 


凤蝶见他闻得仔细也过来试了试,但那确实是不适合剑无极的,于是又到一旁看去了。俏如来当时也并没买下,毕竟身旁还有人在,被问起也不好说。直到今年默苍离过生日前一个月,俏如来才托在英国的好友帮忙买下寄回来。俏如来收到的快递里还有不精中文的好友写得歪歪扭扭的小纸条,“加油”。 



香水摆上了默苍离的床头柜,却是一次都没有用过。 


冥医送的羊羹已经吃光,霍山黄芽是默苍离与俏如来一起喝的,香气清幽回甘也久,实在是难得的好茶,俏如来也很喜欢。父亲的盆景好好摆在那里,上官鸿信送的书,默苍离每晚闲翻也已经看完了两卷。 


俏如来实在不想每天偷偷打开香水盒子确认自己的老师是否用过自己送的香水。白天是没有的,可晚上说不定会用来助眠也不一定。俏如来三次打开了盒子,三次发现自己想多了。 


默苍离在浴室里洗澡,居家外套随意放在床上,俏如来鬼使神差地拿起香水瓶朝默苍离的外套上喷了一下。 


俏如来对着那件衣服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广藿香的香气果然很适合默苍离。 


俏如来把香水瓶放回盒子里,衣服也摆回原位,脸已经红起来,好像是意识到自己实在做了不光彩的事情,正要回自己的房间扭头却见默苍离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这下真的要熟了。俏如来的头低得不能再低,是觉得无地自容的样子。默苍离朝他走过去,透过他的白发看见他红得要滴血的耳尖。 


俏如来感觉自己被搂进了一个暖融融的怀抱里,然后听见默苍离在他耳边无奈的一声轻叹。 


唉。 


这个牌子的香水好像还有配套的沐浴产品,也拜托鬼飘伶买一下好了。俏如来有些像吸醉了猫薄荷,埋在默苍离的怀抱里晕晕乎乎地想着,又深吸了一口气。


END

本来只想写默苍离抱抱俏如来的
结果写成这么长的流水账了
画风还有些病

评论(1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