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喻王】玛丽艾伯特、北冰洋和你

意识流 从珠江流到牡丹江

私设如山 我流喻王

讲述两个退役了还不消停的人老夫老夫谈恋爱的喻文州回忆录

时间是十七赛季刚开始的时候

还有一辆小小婴儿车


一.

审稿会议快结束的时候,喻文州的手机在口袋里震了下。交代完工作,掏出手机看见条王杰希给他发的微信——“已经在美院安顿好,下星期一开学。”

喻文州心情很好地准备责怪一下王杰希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只给他发了条在锁屏界面就能读完的消息,划开屏幕直接回了个电话,嘟了两声后很快就被接起。

“喂。”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微喘。

“在干什么呢?”

“把行李搬进我四楼的宿舍啊文州大大。”

“你还要住宿舍?”

“美院学业也很重的,学校就算给开点儿小特权让我住研究生宿舍,在画室画晚了也得留宿。又不像您,当年在蓝雨就把大学给念了。”

    

这个槽吐的喻文州无话可驳,世邀赛初次夺冠那年,他和王杰希周泽楷三个国内国际联赛双料冠军兼战队队长都定了国际级运动健将的级。

那是个可以免试入读大学的级别了,广州当地有接收运动员学生系统的S大管理系也早早向喻文州发出邀请,喻文州仔细考虑之后就在学校注了册。

王杰希那边也收到一堆帝都名校来的消息,却是拒绝得比推国家队队长职务还快,理由照样是想把更多精力花在微草。

联盟里其他选手听说后都是好一番咂舌,喻文州倒没太惊讶,联盟里确实没几个人知道王杰希的家庭背景,父亲是自由摄影师,听说最喜欢在云贵地区拍蘑菇,母亲是央美的国画教授。

招收运动员的大学大多只对他们开放管理学和体育相关专业,让天马行空出生于艺术家庭的魔术师去学那些,怎么想都有些违和。所以当时喻文州也就只是发了条消息问他,退役之后什么打算。

“退役之后再打算。”王杰希回他。

 

有机会待在北京时他总住王杰希家里。魔术师的装修品味很不错,美式埃森曼流的白色派,配上些稀奇古怪的小摆件和座钟,干净又亮眼。

第一次去王杰希家时喻文州夸赞着他的家装,结果王杰希很是得意的给他介绍起了白色派的纽约五和相近的柯布西耶云云。

喻文州听得头疼,看着大床讨论艺术比盖着被子纯聊天还不如,兜兜转转总算发现客厅沙发背景墙上挂了幅画,水墨山水,简单的白色勾金木质裱框显示主人极力想让它融入整体氛围,可总还有些破坏平衡的感觉。为了扯开那些不知所云的建筑设计师,赶紧问了王杰希。

“这我妈画的,她非说乔迁得挂着这个,镇宅。”

“伯母画得真好。”

“哦,她是中央美院教授,教国画的。”

喻文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把话接下去,只能回头去戳电视机柜一座小摆钟上的铜猫头鹰。

王杰希很喜欢收集青蛙和猫头鹰,并且千奇百怪来者不拒,两人的第一次约会旅行是第六赛季夏休期去北海道看向日葵和薰衣草,半个月里王杰希买了十来个摆件儿,扑棱翅膀的猫头鹰撑着荷叶伞的青蛙。为了给快塞爆的箱子腾出位置,甚至还企图把喻文州在农场亲手给他做的一对助眠薰衣草枕头扔一只出去。

 

二.

“下下个周末我应该不用加班了,到北京去看你。”

“劳您大驾。”语气听起来很愉快,喻文州可以想象他大概又眯了眯眼睛,王杰希感到满意的时候总是会做这个小动作,在他身边带着中草堂抢到boss是这样,有时在床上抢走自己的主导权时也是这样。

“我还得收拾下,电话先挂了。”

“好,我正好也得去给部长交份报告。晚上再说吧。”

“嗯。”

    

王杰希在十二赛季带领微草夺冠后退役,直到第十四赛季喻文州退役之间,几乎当了两年游民,这期间的确是他跑广州跑的比较勤。也是这期间喻文州对王杰希又有了个新认识。

十三赛季冬休刚开始的时候王杰希去找他,正巧叶修也被他家老头子派到广州去不知道干什么。黄少天就嚷嚷着自己最近新发现了家好店,撺腾四个人一起吃了顿饭,到饭店坐下黄少天就说放心吧我已经打电话订好菜啦不用等多久。

叶修刚说着“不是吧你什么时候这么会办事儿了”的时候一盘珍品禾虫上桌了,接着一盘油炸桂花蝉又上桌了。

罪魁祸首还在爆着手速往叶修和王杰希盘子里夹菜,“来来来你们北方人没吃过吧今天让你们涨涨见识。”

“其实我们北京人比较喜欢吃广州人,王大眼儿你说是吧。”叶修觉得今天的王杰希是可以站在他一边的。

结果一扭头,王杰希一口一个桂花蝉再接着一口禾虫。“这家饭店做的味道确实不错。”

喻文州虽是个广州土著,但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也实在是喜欢不起来,倒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长得丑,所以这顿饭其实难过的倒是他和叶修两个人。黄少天吓得话都不会说了,半天憋出一句,“王杰希,你怕不是福建人吧。”

“我高中的时候上过个叫食虫植物科学插画儿的课,老师经常弄点儿给我们尝尝,吃惯了。”王杰希淡淡地说。

“不是吧你们什么学校啊这么变态,北京有还有这种学校?”黄少天重新找到了槽点,终于恢复活力。

“人大附中。”

“嗯?叶秋也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叶修点点头表示自己很了解行情。

广州人黄少天掏出手机开始百度,然后看向他的队长,喻文州和他相视一苦笑,表示我也不知道,他们北京人背景都那么深的吗。

原来在苏黎世的时候拿法语点菜还说当年学的二外都忘的差不多了真不是王杰希在装逼吗。

春节时王杰希回北京过年,喻文州买了点莲香楼的年货让他带着,说是给伯父伯母的。这么多年下来虽然相互还没正式介绍,两方父母基本也都心知肚明了。好在都是开明的人,王杰希这边儿父母收到年货还问着什么时候把那个孩子带来家里看看。

第九赛季喻文州跟家里坦白自己在同个男孩子拍拖,没想到从此自己妈妈看王杰希的采访新闻什么的比自己看得还仔细。天天问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另一个儿子领上门,得,儿子都叫出来了。

“我怕把他带回来我在家就失宠啦。”微博上有人说出柜都躲不过被逼婚,没想到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喻文州心累。

    

三.

冬休过后常规赛重新开启,喻文州带着蓝雨继续拼搏,王杰希继续全世界浪,常规赛蓝雨微草都不用太操心,他按心情回去看比赛就好,喻文州或者微草在哪儿打他就去哪儿。

那段时间里他常去就是意大利和丹麦,到了意大利基本也只泡在佛罗伦萨。

第七赛季的夏休他和喻文州一起去过。他俩都是到哪儿都不把自己当游客的人,当地人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

吹着早朝的凉风在米开朗琪罗广场眺望阿诺河上的老桥和整座佛罗伦萨城,拥抱着交换一个吻;在但丁广场边上馆子里两个人点一大份T骨牛排吃到摊在椅子上揉肚皮,然后开始互相嘲笑;坐在领主广场教堂的台阶上看着下面弹吉他的街头乐手,王杰希出来没带画具,连英文带比划的向身边一同画速写的情侣要了张纸和铅笔,趴在地上就画起来,人家小情侣画乐手,他画听乐手弹吉他的喻文州。

喻文州回头看他,他也没不好意思,干脆就把喻文州盯着自己的样子画了下来。那是王杰希送给他的第一幅画,据说还是基本功不扎实的他画的第一幅除石膏外的人像。

    

七点钟左右的佛罗伦萨将将日暮,两个人吃完第二支柠檬冰激凌准备走回但丁广场边的酒店去。

广场周围的小巷子弯弯绕绕,谧蓝的天空下只有几盏路灯昏黄。附近店铺都开始关门了,白天光顾过的中国超市老板娘见他们在路边,随手递过去一包酱菜,说是没卖完的,正宗浙江味儿。

两人接过塑料袋乐了一晃。笑完喻文州掏出烟让王杰希给他点上,说着这里真好啊简直不想回去了。王杰希没搭腔,喻文州的抱怨也就一句为止。登上巅峰之后维持状态的压力有多大,这两人之间是不消说的。

隔壁卖手工银饰的姑娘关了店径直朝他们走过去,白背心黑皮裙,亚麻色短发碧绿的眼睛。

“哇!”来找谁的,喻文州和王杰希挑衅地相互瞪了一眼。

“Sir,do you have a cigarette?”一口意大利味浓重的英文。

喻文州掏出烟盒抖出一根递给她,姑娘接过照旧盯着他。喻文州瞥了一眼王杰希又偷偷给了她一个无奈的眼神,火归他管,借火找他。

    

四.

丹麦就纯粹是王杰希的个人爱好了。大概是退役之后没有王不留行这个载体能让他爆发自己的中二之魂,就把这些转嫁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比如自己在家做木雕猫头鹰,比如仔细观察小区里的野猫,看看有没有哪只生着异相,还比如突然一个人去丹麦,到了才给喻文州发了张小美人鱼像报平安。

说你会发星星射线还真把自己当魔法少女了。照顾着王杰希从小区里捡回来的一只大小眼狸花猫,喻文州如是说。

王杰希回来之后还是把猫送去了父母家里,毕竟他俩实在是腾不出时间养。他回来的时候蓝雨正在北京打微草,刚赢下一场的蓝雨队长也没不好意思,照样赖在他家,一口一个杰希的叫着。

王杰希佯装生气,洗完澡抱着猫就睡了,喻文州也不恼,从王杰希还摊在客厅的箱子里拿出相机,打算把照片先导进电脑里,结果看见王杰希的随身包里放着一个白色的小首饰盒。

前段时间王杰希倒是说过,在哥本哈根逛了个琉璃博物馆,有现场制作的那种,突然感起兴趣来,自己上手学了点儿,还给他发了几张自己和师傅一起烧琉璃的照片。照片里看起来像是在做什么精巧东西,问他是什么倒又不说了。

看见这个小白盒子喻文州心情很好,也没打开看,就让王杰希给自己一个惊喜吧。

 

十三赛季总决赛蓝雨以三核阵容夺得了属于他们的第二座奖杯。然而这也是三核阵容最后一次出现,黄少天宣布退役,同年也有不少黄金一代的同伴结束了自己的职业选手生涯。

喻文州在记者会上表示自己感谢黄少天从训练营时期起对他的陪伴与支持,他将一生都是自己的挚友。希望他今后能在新的领域绽放光彩。同时认为自己还有能力能够为蓝雨做出贡献,卢瀚文已经是一位非常成熟的选手,他们会尽力做好战术上的调整,将剑与诅咒以全新的方式展示在赛场上,继续为蓝雨创出佳绩。

总决赛当晚的蓝雨庆功宴,王杰希没去打扰他,最后一场比赛本就在广州,第二天黄少天的欢送会实在人太多太闹。除了颁奖结束下场时的一个拥抱,两人竟然到了第三天才有好好相处的机会。

回家时看见王杰希正在对着手机上的菜谱做流沙包,喻文州也不知道心里哪处被戳着了,几乎是跑着上去拥住他,也不管王杰希还粘着面粉的手在他背上呼噜了几下。

王杰希在喻文州的怀抱里艰难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白盒子。“来,你的。”

“不拿冠军就不给我了?”喻文州这才放开他,接过盒子。

“你哪儿能给我不给你的机会啊。”王杰希笑。

盒子里是一块形状不太规则的琉璃吊坠,谧蓝的底色上一片金洒,就像他们曾经见过的佛罗伦萨的夜空。

喻文州把它挂在脖子上。

“谢谢”

“嗯。”

 

五.

喻文州像所有玛丽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一样推掉工作,早于约定的时间很久就出现在了恋人身前。哦不,他没有推掉工作,他加班加点赶完活儿才来的。

星期五晚上六点的朝阳区堵得不像话,喻文州干脆坐地铁去了王杰希的学校。喻文州好说也还是个前公众人物,这还在微草的主场,出门还是戴上了口罩,反正雾霾天里,没人会怀疑一个戴口罩的人。

喻文州像所有玛丽苏小说里的霸道总裁一样,到了恋人家门口才打电话让对方开门。哦不,他没有到家门口,他不知道王杰希宿舍在哪儿。

过了五分钟,站在校门口等人的喻文州看见穿着一身黑色衬衫休闲裤背着双肩包的王杰希蹬着随处可见的小黄自行车朝他过来,还会了挥手。

哇还真的和周围学生没什么两样啊。喻文州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点“我这是在包夁养大学生吗”的愧疚。

大学生在他面前停好车,直起身来面向他。喻文州这才发现他身上一水的dior homme。背的包虽然不太张扬但也是意大利的老牌子bridge的经典款。

“走,领你吃东西去。”王杰希挥着手招呼他。

“我这是被大学生包夁养了吗”喻文州心想。

不过王杰希就算有心也实在没法儿请喻文州吃什么太好的,学校周围嘛,就是那些苍蝇馆子。

走进一家不大的店面,老板看见王杰希就招呼起来,“王队来啦。”显然是已经熟络了。

王杰希也没在意他的叫法儿,应了一声就找了张空桌子坐下,点了两碗炸酱面一份爆肚,一碗豆汁儿和一瓶北冰洋。北冰洋当然是给喻文州的。

跟吃着黄少天点的广州黑暗料理还能面不改色的王杰希不一样,他有着正统的广州人胃,对豆汁儿这种东西绝对是敬谢不敏的。

    

曾经有一次王杰希带他去吃护国寺小吃,硬是诓他尝了一口,他觉得自己当时的脸可能是黑的跟豆汁儿差不多了。

王杰希看着他的反应大概是觉得好玩儿,后来有时接吻前还故意骗他说刚刚喝了豆汁儿,然后看喻文州一脸怀疑人生,笑到他怒气值堪比韩文清才勉强停下来。

这个坏毛病直到有一次他耍完喻文州被按在床上折腾了整整一晚上才算改好。

    

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学校里和公司里的事,晚饭算是吃完了,喻文州大概觉得王杰希天天吃这些东西简直是遭受虐待,何况王杰希前两天还故意发朋友圈晒着学校附近的粤菜外卖照片说不好吃,流沙包送来都凉了。走吧,喻文州说,“一会儿回家顺便买点食材,明天给你做。”

结果出门才发现北京的九月下起了难得的雨,路边不少正在招手拦车的人,喻文州打开打车软件把小费加了十块钱都没有人接单。

正在琢磨着该怎么办,王杰希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先回学校,我还有东西落在画室里了。

走在路上经过停车场,喻文州看见王杰希那辆特斯拉MODEL X分明好好的停在那里,前面那位还在视若无睹的接着走,简直要笑出声来。

 

六.

王杰希被喻文州压上床时,还觉得有点恍惚。从前他们是对手,自己还是他的前辈,即便在一起了也还是时时较着一股劲儿。

哪怕是退役了还在四处游荡,也是接接约稿做做解说,堂堂正正一个社会人。

现在喻文州仍旧是社会精英,自己倒成了大学新生,还被他压在学校旅馆小标间的一张单人床上。

对身份落差突如其来的认知让王杰希心底荡出一丝羞耻,磨得心夁痒痒的。他扭头看向旁边那张空空的单人床,喻文州却在他的喉结上用力吮夁了一口,把他拉回神儿来。

走神之间喻文州已经把他长裤脱了下来,现在正在动手解他衬衫的扣子,看见衣领上不对称的两只暗色蜜蜂珠宝刺绣,给了他一个堪称温柔和煦的微笑。

“前辈专心点,小蜜蜂要采蜜了。”

这种时候开口喊他前辈,不用想也知道喻文州是故意的,这是真把他当大学生睡呢。王杰希心说今晚怕是要栽,干脆手脚一摊随喻文州去弄了。

喻文州看他躺在床上一副赌气耍赖的样子觉得好笑,手上动作倒照旧不紧不慢的,拉着王杰希的手放到自己的皮带上引他给自己脱下来。拉拉链时王同学蹭到那鼓夁胀的物什,又是一赧。喻文州倒像是刻意忽视了一般,捧起他的脸,从额头,眼睫,鼻尖到嘴唇,细致地吻起来。

王杰希没想到他今天真的温柔得彻底,心底也软下来,慢慢探出舌尖回应他。喻文州狠吸了一口,王杰希还张着嘴准备迎接他惯常喜欢的吻夁弄,没想到喻文州却突然撑起身,事不关己般的看着他双夁唇微张吐露着舌尖的模样。

“操。”王杰希在心里用力骂了一句。身上却羞耻地泛起一层薄红。

喻文州却又将头埋进他的颈窝,重新吮起他的喉结。紧接着是锁骨,乳夁首,侧腰,和大夁腿内侧,甚至还把手指探进他的内夁裤,揉摁了一把尾椎然后一路向下划过去。满意地看着前端的布料渐渐濡夁湿成深灰色。

只要是王杰希的敏夁感点就无一幸免,却哪里都是一带即过,仿佛小石子敲在水面,只泛起两圈涟漪就消失了一般。

痒。

王杰希只觉得痒,哪里都痒,心里头更痒,喻文州却还在捏他的膝弯,叫他整个人都软了下去。像是为了让待宰的羔羊更美味,给他做最后的按摩。

实在是被喻文州撩夁拨得急了,王杰希干脆整个人撑起身来,用一只胳膊挂在喻文州脖子上,另一只手探下去重重一揉。喻文州被这突然地一招儿逼出声闷夁哼,却听见王杰希一声轻笑,呼出的气就在他的耳边。

然后就不只是呼出的气了,王杰希的舌夁头开始舔他的左耳,先是咬了咬他的耳夁垂,接着开始用舌尖勾勒他的耳廓,最后再把舌头探进喻文州的耳道,模仿着另一个部位交夁合的动作,手上也没闲着,依旧揉夁捏着喻文州的物什,却是模仿了他刚刚撩夁拨自己时的那种节奏。

喻文州猛地把王杰希又压回床上,手指勾下内夁裤让它挂在王杰希右腿膝弯上,接着把他两条腿都抬起来折成门户大开的姿势。

“反了你了。”

 

七.

第二天早上王杰希往停车场去取车,喻文州一脸惊讶的盯着他,结果换来一个白眼“装什么装。”

早上回去一路上意外得通畅,八点还不到就到家了。

喻文州看着他桌上一堆一堆的素描,随意翻起来。

“还是要继续画你之前画的那种抽象派?”

“嗯,得先在油画基础部上半年各种基础课程,然后可以挑工作室跟导师上专业课,我打算去的是第五工作室。”

喻文州了然地点点头,当时王杰希突然决定要去重新高考读美院就是冲着这个。


第十四赛季季后赛蓝雨止步四强,喻文州也退役了。他不是不能打,只是觉得该退了,训练营里前两年发现了术士的好苗子,现在也培养起来了,瀚文的战术意识和大局观都已经很成熟。他自己也没什么非得创造联盟选手职业寿命续航记录的想法,说退就退了。

冯宪君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一早看准的人说什么也不肯留在联盟里,毅然投身一家知名互联网杂志,看来也是早有准备。反而是黄少天留了下来,工作上手到也很快,过不了两年大概就能升到不错的位置,机会主义者嘛,不是浪得虚名的。

喻文州几乎是没给自己一点空闲,第十四赛季的夏休开始一个星期左右的时候就去公司报到了。

还没退役的时候这家杂志就时常向喻文州约稿,一来二去双方也算是建立了不错的合作关系,当初挖他来时的承诺在喻文州进公司之后也都一一兑现,让文字编辑部的部长直接带他上手工作,基本算是既是杂志的签约作者,又是编辑。

只是荣耀里再顶尖的大神初入职场,不管公司给他多好的待遇也都只是个小白。喻文州这种八面玲珑的人也仅仅是把工作状况维持在看起来还不错上,背地里也是焦头烂额,要学的东西堆成山。

 

当时王杰希父亲的摄影作品要在美国丹佛艺术博物馆参展,王杰希就顺道过去玩玩儿,正好赶上格温尚其特策划的《抽象表现主义中的女性》展览正在举行,结果被玛丽艾伯特的一幅画儿迷了心智从此对小时候半途而废的油画死心塌地。

喻文州收到王杰希的消息,百度了一下玛丽艾伯特。中文的消息实在少的可怜,确实有丹佛这个展览的信息,可图片都只配了一幅。等加载完图,喻文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玛丽艾伯特的参展作品,《All Green》。王杰希你到底图什么呢。

不过吐槽归吐槽,玛丽艾伯特的作品确实很对王杰希的路子。美术方面喻文州懂得确实不多,但也足够在王杰希家里保留的那些王杰希小时候的画作里看出他在色彩上的天赋。

“小时候冬天我爸去黑龙江雪乡摄影,把我带着一起去写生。”王杰希当时给他描述的时候还把手举起来放在嘴边呵了口气,仿佛回想起来还能感受到那份儿刺骨的冷。“再多冻一次我的手搞不好就抖得不能打职业赛了。”

喻文州放下画儿握住他的手给他做了做手操,尽管当时是个大夏天。

被喻文州放在桌子上的雪乡图景上,太阳照耀下深浅不一的雪投射着或偏紫或偏绿的阴影,王杰希的处理非常出色。有些成冰的雪反射的光线又不如真实所见那么刺眼,反而是像笼着一层辉光。配上王杰希选用的紫与绿,整个画面有种色彩平衡恰到好处的妖异感。

“王杰希你这个大小眼看到的不会真跟正常人不一样吧?”

 

八.

王杰希决定重拾美术去高考的时候喻文州也是稍稍有点吃惊,只不过很快表示了理解和尊重他的想法。

王杰希是个做决定只在瞬间,可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就一条路走到黑的人。当时放弃高考去微草是这样,为了微草封印自己的魔术师打法时也是这样。团队跟不上我的节奏怎么办,那就改打法让他们跟得上呗。几乎是一场复盘的时间王杰希就做出了这个决定。把魔术师打法连着自己少年宅男时期的中二之魂一起封印起来。

    

既然已经做出决定,王杰希很快就托母亲的关系找了一间画室,开始和一屋子高中生一起练素描练速写练色彩。

色彩上再有天分也不能遮掩他在基本功上的缺陷,于是天天画得茶不思饭不想,就差学王羲之错把颜料当蒜泥了。

喻文州那段时间也是最忙,动不动就是加班出差,跟王杰希一个月也不一定能见上一面。好巧和北漂中难得回广州的黄少天一起吃顿饭,还要听他吐槽。“王杰希最近到底在搞什么鬼啊还高考,还考美院?队长你多久没见着他了?”

喻文州倒竟然还舒了口气,摸夁摸挂在脖子上的吊坠儿,“人的中二心总要有个爆发点,他没留在丹麦烧玻璃就不错了。”

可这一顿饭吃完喻文州算了算,都已经33天没见到王杰希了,当年有个什么电影来着,失恋33天。

不行,不好,不吉利。

好不容易有个周末有空,喻文州飞到北京去落地就回家,结果王杰希还不在,发了条短信问才知道还在画室画画儿呢。

按王杰希给的地址找到画室的时候里头还没下课,大概是在做什么课堂作业。王杰希一个二十代末尾的人跟一群十几岁的孩子一起认认真真坐在里头,看着还挺可爱的,傻得可爱。

可是那些孩子们可都比王杰希基础扎实多了,也不乏大有天赋的。几个男孩子画得快,画完了还绕王杰希那儿去给他指点一下。王杰希也不觉得丢人,收到的意见一律认真参考,真诚地表示感谢。

喻文州也看出来了,学美术的人里头宅属性的也是不少,画室里不少孩子应该也是觉得微草前队长能和他们一起上课还挺有趣,也根本想不到等到考试的时候他们还是竞争对手。

下课的时候王杰希叼着根邻座小姑娘给的pocky就出来了。他不和孩子们抢那部一次只能载7个人的小电梯,往楼梯间走过去,然后看见在那儿等着他的喻文州。

“辛苦啦王队。”喻文州笑着凑上来,咬掉他还没吃的小半截pocky,还顺势舔了舔他的嘴唇。

王杰希眯着眼睛摸了摸鼻子想,卖什么萌啊。

 

九.

荣耀职业联赛步入第十六个赛季,喻文州还是要满世界取材出差,工作倒已经做的顺风顺水。王杰希却是迎来了他退役后最艰难的时期,画了一年半,付出了成倍的努力去跟上进度,保持水平,然后超过别人。

艺考在即,学生们几乎都是天天泡在画室里,一天画二十个小时的都大有人在。

王杰希到底奔三的人了,身体不比画室里那些十六七的小孩能熬得住那么多夜,有些没课的日子他就回家画,实在困极了就睡下,让喻文州过四个小时打电话来叫自己起床,反正有时差。喻文州担心他累坏了,却也是按要求准点叫早,末了叮嘱他别忘记热一杯牛奶,熬夜后该吃些清淡暖胃的早餐。

王杰希考试那天喻文州在西班牙萨拉曼卡。他们这些职业选手是最明白努力的可贵之处,也最明白努力并代表不了成绩的人。

喻文州收到一条短信。“我现在比第六赛季总决赛还紧张。”

王杰希从来没跟他说过这样的话,这让喻文州也十分紧张了起来。

喻文州显然对王杰希的青蛙猫头鹰审美不甚理解,但还是随处念着他的喜好。萨拉曼卡大学恰好是以幸运青蛙为吉祥物。喻文州赶紧拐进了街角的一家纪念品店给他买了只古铜色正在读书的青蛙。用微信传了图片告诉他,一定会成功的,我相信你。

等待恋人夸奖的文州大大很快收到回信,“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丑的蛤夁蟆。”

 

十.

翻着王杰希最近画作的喻文州突然发现王杰希已经躺在沙发上半梦半醒,想着可能是昨晚太累,学校旅馆的床又不太好睡,就想把他扶去床上。

“去床上睡吧,我出去买点儿菜,给你做流沙包。想喝什么汤,要不要我买条鱼回来。”

王杰希还躺在沙发上没有挪窝儿的意思。“别买菜了。”

“嗯?”

“最近我有点儿空了,还是去把猫领回来养,中午就在我妈家吃吧,我发短信让她做我俩的饭。”

喻文州盯着他,不说话。

“愣着干什么,新女婿上门连点儿礼都不带像话吗?走走走,我陪你上商场挑点东西去。”说着把车钥匙扔过去。

喻文州接过车钥匙继续盯着他,“王杰希。”

“嗯,我知道。”王杰希大大方方的给了他一个吻。

“我也爱你。”


END


题目是瞎起的

大家端午节快乐 

再也不想意识流了简直流出一个托马斯回旋

本人甚至没有去过央美 也没参加过艺考

有不符合实际的地方请大家不要在意

但丁广场的夜空和领主广场画画儿的小情侣我都拍过loft都挂了图

北冰洋就是北京那个橙子汽水儿【没想到吧.jpg

【谁能想到🐸竟然是敏感词!!

 


评论(15)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