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風立ちぬー冬】 堀辰雄 起风了 节选 自译

黎明将至,我被恍惚出现在身边的异样响动惊醒。侧耳良久,整座疗养院却一片死寂。无端清醒起来,我便再难入眠了。

透过覆着小小飞蛾的窗玻璃,我痴望着晨星闪烁着的三两幽光。对这黎明,心里却泛起难以言说的孤愁,我悄悄起身,自己也不知该做些什么似的,光着脚便潜进了尚在黑暗之中的隔壁病室。走近床铺,弯腰看着节子的睡容,却不曾想她倏地睁开了水灵灵的眼睛,就那么朝上望着我,奇怪道,“怎么了呀?”

我用眼神告诉她,什么事都没有,就那样静静弯着腰俯在她身上,突然无法抑制似的将她和我自己的脸一下子紧贴在一起。

“好冷啊!”她闭上眼睛,扭了扭头,头发散发出好闻的香气。我们就那样将面颊紧紧相贴,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哎呀,栗子又落啦……”她眯眼瞧我,自言自语道。

“啊?原来是这些栗子啊……刚才是托它们的福才醒来再睡不着呢。”

我边放高嗓音同她说话,边走向不知何时渐渐明亮起来的窗户。靠着窗,眺望山阴的云,那云纹风不动,映着奇瑰又暗沉的红,我看出了神,任凭方才不知从谁眼眶中渗出的热泪划过面庞。田野里终于传来了农耕声响……

“您这样会容易感冒的呀。”她在床边小声说道。

我一边思忖如何才能让回应她的话显得语气轻松,一边转回身去看她。可一见她那不放心似的睁的大大的眼睛,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轻松话了。只得无言的离开窗户,走回自己的房间。

过了几分钟,节子又开始了她那总是在天亮时分发作的止不住的剧烈咳嗽。我再度缩回床上,心怀无可言表的不安,屏息听着。

END

第一次尝试翻译

翻的什么鬼啊摔!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