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谁是孙子】邪黑

今天和某位太太在西泠下象棋
得出结论 装孙子的很有可能是真孙子
遂码了个下棋梗的段子
象棋刚学会 技术问题还请忽略

Let's begin

吴邪把右边的炮移到了中央,眯起眼睛看着黑瞎子。对面的人不紧不慢呷了口茶,神色却不轻松。

一个脸上带着高原红的秃子和一个一身黑叼着烟的墨镜男在西泠山上的四照阁喝花茶下棋,着实是幅诡异场景。

吴邪是店里常客,可黑瞎子这一身黑社会打扮,领子松垮耷拉到胸口,店家的女儿已经没脸看了,只留老板一个人在店里,坐在后面一张桌子,手机里放着乌兰巴托的夜。

几乎是在黑瞎子第一步把正中央那个兵往前摆了一步成了个中出造型的同时吴邪就判断他是个新手。他的棋是吴二白教的,解家人可能比不了,对付别人还是绰绰有余。

现在黑瞎子手里有他一个象两个卒,他手里却只有黑瞎子一个兵。看黑瞎子一脸得意,吴邪脸上确是为难,但心里只有两个字儿,“天真。”

吴家人最擅长的就是扮猪吃老虎,俗称装孙子,黑瞎子做事极大胆,几乎就是规矩的反义词,下棋那些局倒是一套一套的,就像是中学生象棋竞赛班学出来的一样。这种局吴邪就是十年前也能一个同时下几个的。刚刚那一个卒一个象,就是为了钓黑瞎子的炮和车。

拿象炮卒三子棋半包围黑瞎子的车,他若是想救车,就得牺牲一个炮,黑瞎子的炮隔着他自己的兵还有吴邪的一个炮,只要动一子,必然是连锁反应,中间一条线上的子儿都得给吴邪了。


黑瞎子看起来很惆怅,惆怅的直接放弃了车随吴邪吃,把后面的另一个相挪了上来。吴邪甚至感觉有点不好玩,白费了他花那么大心思的局。

拿象吃了黑瞎子的车,捧起茶杯品了起来,他想看看黑瞎子还能怎么垂死挣扎,过了几秒差点把茶喷了一桌子。

黑瞎子的两个马什么时候在上下两边岔着两个日字形堵着的!之前为了吃他的砲,把自己的给卡死了,现在不挪,就是被他的兵吃,挪了,上下都是死。

吴邪汗已经出来了,黑瞎子回头看了看敞开的大门,疑惑道是这门开着冷气都没用了还是茶太烫?接着就叫老板把房门关上,显得特别憨厚。

他把象往上摆喂给黑瞎子以给炮留下跑路空间,结果黑瞎子却没拿上面的马吃,反而把下面的马跳了上来。

吴邪的象再跑就进黑瞎子仕的范围,已经不可能动了,现在这是炮也要没了?

那木汗 那木汗
歌儿轻轻唱
风儿轻轻吹
……

老板的乌兰巴托的夜已经重复放到第五遍了,对面的人还跟着哼了起来,吴邪被吵的头大,歌儿轻轻唱,你倒是轻啊!

舍象保炮,吴邪痛下狠心,换来黑瞎子一脸佩服小三爷有勇有谋的表情。

然而之后的情景和之前几乎并没有什么区别。吴邪开始意识到黑瞎子摆的那些弱智圈套他一个没中,倒几乎全是被自己的局反卡死的。

过了约摸五分钟黑瞎子就赢了。

看着吴邪一脸懵逼,黑瞎子笑呵呵的说,没事儿,没事儿,接着还安慰他,“我难得赢,这都是靠运气,以前跟解九爷下棋就没赢过,最多只能平局。”

END


乌兰巴托的夜是西泠四照阁老板的真实品味,上周去放了一下午,他女儿都受不了了



Just抛砖引玉。。等着某位吃邪黑一直在白嫖没有过产出的太太的象棋梗。。我的棋是这位太太教的的,文她也写的比我有意思多了。。太太,你的文呢🙈

评论(15)

热度(30)

  1. 亨利米脱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邪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