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我是不是最文艺的老师你为什么不说话】 邪黑

我已经起名癌了
谁能救救我
这是一个抽风的脑洞
不过文应该没有名儿抽QwQ

Let's begin.


吴邪拿着高数书走进教室的时候愣了一下,他在建筑工程学院教了两年书,平时上课教室里算不得座无虚席,但他自己的学生几乎是从来不会无故缺勤旷课迟到,今天这少了约摸十几个人还是头一遭,而且,没来的全是姑娘。

工科院系总是比较闹腾,学生和老师关系一般都比较好,再者吴邪年纪不大,虽然平日一副正儿八经的学究样儿,学生压根不怕他,就老吴啊吴老板的叫他。

吴邪站在讲台上往下看了一眼,发现男生们几乎都在偷着笑,还没想好怎么问,有的出头鸟已经开口了。

“老板啊,你这最受女生欢迎的理科老师地位可要不保啦!哎!”黎簇这小子说完还装模作样叹了口气,眼睛往上一翻,都快翻成白内障了。

杨好真算是他的好弟兄,跟着就在边上帮腔,“诶!我们这一个系六十多个男生十几个女生,到了明年不知道女生能不能剩下男生的一个零头。真是,这医学院本来女生就多,还得跟我们抢,不过也没办法,谁让人新来的老师长得帅呢,一身黑衣服带个墨镜,往那儿一站姑娘们就自己去听他上的课了,也不管什么解剖学听的听不懂。”

吴邪在上面听着不说话,老师长得帅听课的人就多这是大学里亘古不变的真理,但学生一般还是能克制住的,该回来总得回来上课,今天缺这么多人,也不好赶进度,就算放他们个小假,由他们闹腾一会儿也就消停了。

“你们都够了!做吴老板的学生就别妄自菲薄!”好家伙,苏万,老子平时没白给你高分儿,吴邪心里有点小开心。

“人家老师不就是长得帅点儿吗,戴个墨镜算啥,哪能比得上吴老板这沧桑的眼神有韵味儿?在德国学过音乐算什么,比文艺范儿能比得过吴老板非主流的时候在西藏当过两年喇嘛吗?你们看,这光头就是最文艺的证明!”说完手一挥比着讲台,“同学们,你们说是不是啊!”

教室里一片叫好鼓掌声此起彼伏,吴邪,懵逼。

好不容易对付完一节课,吴邪回办公室,听见系里几个年轻点的女老师也在议论着什么德国帅哥儿,心说奶奶的这都什么世道。裤子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两下,掏出来一看,解雨臣的短信,让他中午一起去一教食堂吃饭。

迅速的回了一条“就来。”起身往食堂走,想着这还是发小好啊,什么德国音乐,小花这一艺术学院当家老师,可柔可刚,走哪儿去小姑娘尖叫一片,他都没得瑟你得瑟啥。

走到食堂远远看见一个穿粉红衬衫的人在朝他挥手,直直过去走到那桌就坐下,坐下之后才发现不对,这怎么还有一个人?穿一身黑的挂一黑墨镜,一派混世主的风范,还是个瞎子混世主,吴邪转头给了小花一个疑问的眼神。

“这是我朋友,刚从德国回来,我中午请他吃一顿,顺便熟悉熟悉环境,想你下午又没课,就把你叫上了。”说罢还吐吐舌头。

好,坑完发小还学会卖萌了。

“吴老师,久仰久仰,敝姓齐。”瞎子伸出手。

“齐老师客气。”一边礼貌性的把手伸出去握了握一边暗想嘿这声音带点儿烟味还挺好听,难不成是个唱摇滚的?握完了想把手抽回来,没想到对方竟然手劲儿挺大,并且暂时没有松手的意思。

“吴老师教学有方,学生们都特别聪明,今天我那儿多出来十几个学生,一问都是你们系的,这没课还来旁听,真好学。”

解雨臣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扭头看了看吴邪的黑脸又努力装出一副憋笑的样子。吴邪干笑了两声开始暗中使劲把手往回缩,可他缩不动啊!

“然后我就拜托解老师给我介绍介绍你,他给我说了说,然后干脆把你叫来一起吃饭。”墨镜下隐隐显出来一双眼睛,好像还挺真诚的。

“噢他说我什么。”吴邪说着往小花那儿一瞥,解老师摊了摊手又耸了耸肩,动作连贯一气呵成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他说你是个……”

“是个什么?”

“是个好人。”说完松手,无比真诚。

就是硬生生把那句“是个Gay”给咽到了肚子里。


END

噢这只是个脑洞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

阿邪啊我怎么抢得了你高产如鸡的地位呢

评论(9)

热度(42)

  1. 水菱月纱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邪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