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衣服】 邪黑

三叔的更新来的脑洞
感觉也是爱得深沉
随意写的不好吃打我
嗯就是不好吃

Let's begin.

吴邪去找黑瞎子的时候眼镜铺大门紧闭,敲了半天也没人应,双开老木门外头没挂门锁,是从内扣上的。他拉了拉,灰就全落下来,看起来里面的人是有些日子没出来了。

掏出几根小铁签儿把门撬开,走到里屋,听见卧室传来熟悉的嗓音,黑瞎子在唱歌。

嘿大家都去接哑巴,十年情谊不断绝
长白山巅青铜门前,天真哑巴再续缘
内裤交到僵尸手里,鸟粪衣服真保暖
嘿嘿嘿
长白山巅青铜门前,天真哑巴再续缘

吴邪进门的时候歌声刚刚响起,这摆明了就是唱给自个儿听的,心中默念了一套说辞,一脸大义凛然的拧开卧室门把手,就看见黑瞎子光着上身穿条短裤躺在床上,嘴里叼根烟,两条大腿晃啊晃的,手里翻着一叠照片。见吴邪走进来就都甩给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接着换了副鸭的腔调说哎哟小三爷回来了,照片拍的可不错,看看?

吴邪一翻全是他和闷油瓶在一起的场景,有人从山里走出来吴邪搀着的,有他把闷油瓶接到杭州之后往家里安置的,最后一张就在青铜门前,吴邪跟张起灵抱着,镜头里还出现了一只比了V字的手,肉多的跟猪蹄似的,一眼就看出来是胖子的。背面还有一行配字,那是解雨臣的笔迹。


“小哥,来,抱抱。”


吴邪没想到那两个人搁这儿还摆他一道,心里一边想着花姐你也是夭寿了,一边就给黑眼镜来了个床咚。

吴小佛爷现在不得了了,不是以前那个穿格子衫牛仔裤的纯情理工小老板了,一身黑皮衣出去小姑娘也是要尖叫的。黑眼镜不至于尖叫,心里也是一激灵,可这心里越荡漾嘴上越不停,“小三爷这是咋的了,张起灵没让你爽啊?还是……跟老张,你得在下边儿?”说完还笑笑,顺便舌尖把嘴唇那么一舔,勾的吴邪心痒痒,下半身也痒痒。

准确地说他进门看见黑眼镜这一大老爷们儿一副小公主样儿学别人吃醋下半身就开始痒痒。

“我当时没衣服穿不得已。”吴老板这么多年定力也跟着混上去了。

“而且后来醒的时候身上又只有潜水服了,你别听花姐瞎逼逼。”

“当时爷差点休克了,幻觉里头还是你来把我弄清醒的。”

“闷油瓶出来之后胖子跟我干的事儿也差不多了,胖子也抱了也搀了,你说他能日张起灵不?”

黑眼镜听着也不说话,光笑,好像还是再等吴邪接着说。

“那我这么多天没开荤,黑爷赏个脸?给我吃一顿呗。”

黑眼镜笑的更厉害了,抬起脚来就往吴邪裆上伸,拿脚底磨蹭着,磨蹭着磨蹭着两个人就都磨蹭到床上去了。

干完活儿吴邪把手往床头柜上摸,想把之前脱下来扔过去的衣服穿上。一摸发现下头还有一套衣服,分明是他在门前穿的那套小哥的衣服,现在在这儿放着。

“黑眼镜你他娘的跑那么远过去就为了给爷换套衣服你是犯病?”

END

不日叔叔我们不日


评论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