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齐门算法】 邪黑

嘿我就是想写街边算命的老齐
一个逗比的有点傻的小甜饼
没玻璃渣儿


Let's begin.


吴邪在齐某人的家里翻箱倒柜了起来。

不是他吴老板有什么全盘掌握爱人隐私的癖好,实在是另一位的态度可恨。两个男人刚经过一翻酣战正躺在床上享受着余韵,叫的一声比一声浪一声比一声勾人的齐爷居然责怪起了吴邪不心疼他那一大把年纪的人的老腰。

吴邪懒得搭理他,捏了一把腰顺带白了他一眼,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坐了起来,回头问躺的四仰八叉的黑瞎子……你今年多大了?

齐某人看着回到二逼时代似的吴老板,嘿嘿一笑说,你猜。

吴邪这才意识到自己除了知道面前这位是齐家后人,好像是个旗人,有眼疾,在德国学过解剖还有他娘的文艺兮兮的音乐之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两人现下呆的房子是秀秀租给他的眼镜铺里屋,事情虽然都结束了,但黑瞎子在这儿住得习惯,也就不搬了,前前后后在这也有不少年头。吴邪知道他是个生活极随意的人,不会去为了氛围情怀之类的布置屋子,但他相信这里总能有些证明他过去的东西。

于是他开始翻箱倒柜,齐某人就半躺在床上看。看吴邪把他中意的倒出来不舍得卖的明器翻的到处都是却看都不看一眼,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快把柜子都掏空了吴老板终于从里找着一个小木盒子,上头挂着挺精巧的一个锁,嘿,有锁了,说明有门儿。回头望了一眼黑瞎子见他还在傻笑没有不让自己开的意思,放心的抽出了两根铁丝儿,这种锁要是还能难住他,他吴小佛爷这么多年算是白混了。

打开之后吴邪倒是有点愣,盒子里只装了一本线装书,看样子应当是民国初期的,没有记发行日期,大约是私人印的。年岁太久封面颜色灰暗了不少,但仍能看出原先的墨黑色,上面并没有书名。打开才看见手写的四个字——齐门算法。

吴邪一边嘲笑着,“你这祖上研究的是数学啊还是编程呐?”一边翻着这本书,翻着翻着就笑不出来了。

这是一本算命的书,吴邪知道齐铁嘴的神算,想是留给后人的传家宝,可他越想越觉得齐门算法这个逗比名字有点儿耳熟。

等他翻到专讲人面相的那一页,他想起来了。上初中那会儿有个坐在车站路边的瞎子给他算过命,当时他和哥们儿打赌输了,要帮他跟着隔壁班班花儿看看人家家住哪儿,姑娘长得干净水灵,吴邪自个儿也有点心痒痒,跟着就走了,刚到车站想跟着姑娘上车,就被一个算命的拉住了。

“小伙子我看你骨骼轻奇,我来给你算一卦吧。”吴邪自然是没让他算,想把他手甩开无奈对方手上力气太大,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姑娘上了公交车。

回头没好气的甩了一句,“什么年代了还搞封建迷信信不信我找警察。”但他记得那个人插在地上的小黄旗儿,上面写着四个字——齐门算法。

这事儿实在太小,吴邪本来该是想不起来了,可他面前这本书这一页儿上有人用毛笔画了他的画像,正是他初中时候的模样儿。下面还写着——命犯太岁,信牢——六个字儿。

他看愣了,仔细想了想当时拉住他的那个人,好像年纪不大,他又想了想黑瞎子,好像齐家人和张家人一样不显老,那人戴老式的黑色眼镜,穿老式的青黑色直筒袍,似乎的确不像一般的街头算命的。

越想越疑惑,吴老板终于举起书指着自己的画像问黑瞎子。


“这是你爸爸画的吗?”


【END】

信牢——赌运奇佳,尤其在押注手边所有筹码时最容易发现压倒性的幸运。相当倚赖宿主的自信心才能发挥力量,而非带给宿主自信感。但信牢在双方实力有一定程度接近时才能发挥决定性的力量。若宿主信心失却,会反手将好运用罄,全盘皆输。据说赌运奇佳者身上大多具有此种命格。(此段科普来自百度百科)

评论(3)

热度(28)

  1. 水菱月纱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邪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