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白日梦】 邪黑

被卖了安利之后的第一篇邪黑【捂脸
有点儿肉末但是味道可能不好

Let's begin.


吴邪一睁眼就是十一点半了,身下小兄弟颤颤巍巍的立着,还恋恋不舍昨夜在紧窄甬道里肆意冲撞的快意,睡在床另一半的人倒是好精神,哪怕是一夜胶着也能早起,现在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吴邪伸手随意撸了几把,一点儿没缓解反而更燥起来,索性想先下床,一只脚刚踩上拖鞋,就听见厨房里传出来呲啦的一声,接着青椒和肉丝的香味也飘了出来。笑盈盈的点了支黄鹤楼往厨房去。

大夏天的毕竟热,站在厨房门口看见黑瞎子只穿了件黑背心,下面一条黑短裤,嘴就咧的连烟都快叼不住了,进去也不管那人在做什么,搂了腰就往自己身上贴,小兄弟隔着层布料在人臀缝磨蹭着。

黑瞎子扭过头,左手把吴邪嘴里的烟掐出来叼进自己嘴里,说了句这黄鹤楼烟没苁蓉的好抽,右手拿着锅铲也没停,吴邪也不管,手顺着腹肌划下去就划进了黑瞎子的短裤里。抓着安分的小黑瞎揉起来。

黑瞎子终于如吴邪所愿把注意力从青椒炒饭挪了开,把锅铲放在一边连烟也掐了,把吴邪的手从自己小兄弟上拎开,“得得得吴大老板,瞎子我年纪也不小了,不比您精力旺盛,一晚上不能在多了,您要是在斗里有这能耐管它是虫盘还是黑毛蛇那都不是事儿啊。”一边打着马虎眼一边拿手握住吴邪还立着的那根撸了起来。

手指上一层薄茧磨的吴邪爽的直哼哼,但话也没停,“我做了个梦。”

瞎子也不问他,直道看你这根硬成这样也知道你做的哪门子梦,梦里的事梦里想想就成现在老子给你撸出来尼白天可别跑出来宣淫这光天化日的大家都是良民……

吴邪给他叨叨得烦,心说这什么光天化日,两个大男人在家不讲究,厨房纱窗也没擦过,黑乎乎的全是油烟,干脆伸出手去把纱窗整个拉上去让阳光照进来,也不怕外面有没有人。黑瞎子看了看外面也就这么破罐子破摔了。

吴邪把他的脸掰到自己跟前,仔细盯了一会儿发现墨镜下的一双眼好像是在笑,接着就对嘴啃了上去,两条舌头缠在一起交换着烟味儿。

黑瞎子这手上没停还加快了速度,吴邪终于一口咬住了他的舌头,浊液也一股一股射在他手里。

黑瞎子把手上清理干净,又回过头去看锅里,肉早就焦的不能吃了,黑的像碳一样还飘着股苦味,青椒倒还好,饭也能当锅巴吃,两个都不是讲究的人,黑瞎子把还能吃的从锅里挑到盘子里,吴邪就在后面看着笑。

我梦见你出事了。

他本来想这么说。

把青椒锅巴扒拉完之后吴邪又觉得有些累了,走到阳台躺着靠椅上又睡了过去。许是早些年花的精力太大,现在每天总是要休息很久,胖子说他过得跟婴儿似的长白山上躺着的昆仑胎都没他自在,吴邪想想他不过是要把以前没睡的补回来,也不算什么事儿。

吴邪后来是被敲门声儿吵醒的,开门发现小花秀秀胖子和闷油瓶全站在外头,才想起来这几个人头天打了电话说今晚要来打牌,电话还是小哥打的,当时吴邪的内心真是日了小黄鸡了。

胖子见吴邪晕晕乎乎的像还没睡醒,就扯着嗓门说了起来,我说天真你这睡觉睡糊了今晚打牌可够呛,胖爷我可不跟你一家了,准输。

一开始就是吴邪忘了事儿,也就只好笑笑说,这不是黑瞎子突然出去了吗,本来想着他能给你们开门来着,你们先快进来。说着自己往客厅走。

胖子还想说话,结果被剩下三个人一齐拦住只得作罢。

可惜这不是个能憋住的主儿,牌局开始之后终于问将起来,“天真,黑眼镜儿,到底去哪儿了。”


吴邪愣了愣说,跑哪儿溜达去了吧,这个人反正是闲不住的。又扫视了一圈桌面儿,发现忘记给他们倒茶,就先反扣了牌往厨房去了。

客厅里几个人相对无言,小花刚想责备胖子不该问的那么直接,就听见厨房里传出来瓷杯碎裂的声响。

几个人赶忙进去,只看见厨房里满地的苁蓉烟盒还有起码几百支燃尽的烟头。碎瓷片压进了吴邪手里,他从一盒未空的里面掏了一根出来衔上,抬手点上火,血就那么顺着胳膊滴到地上。见他们进来了,把眼泪从眼眶里挤了出去,满脸的鼻涕眼泪里堆出了一个扭曲的笑。

要是在斗里也有那么大能耐就好了。

不过一个虫盘。

我做了个梦。

我梦见你出事了。


END

拒绝谈人生!
关于吴邪的幻觉真的有伏笔!应该可以看出哪里不对的!



评论(4)

热度(27)

  1. 芹菜满地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
  2. 亨利米脱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邪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