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Wonder falls】01 ET 大学AU

时隔一个多月的更新ww



微博上看到Reddit里有人点的那个梗感觉很萌就拿来写一个半wonderfalls AU的啦(//∇//)
原梗:每个人在十八岁成年时都会得知自己一生灵魂伴侣会对自己说出的第一句话,当你成年时,你得知了下面这句话:“欢迎来到星巴克,请问您想点什么呢。” by syrupie

Let's begin


埃尔隆德从院长办公室里出来时已是满天星斗。这是他十七岁的最后一天,刚刚作为一个神经外科一年级新生提交了一份令院长凯兰崔尔教授都赞不绝口的研究报告。



他打量着手里的银质奖章,上面刻着象征罗斯洛里安医学院的梅隆树和一只盘旋其上的巨鹰。凯兰崔尔教授刚刚把这块奖章作为成年礼送给了她这位学生,以赞扬他杰出的学术能力和优秀的品行。



尽管埃尔隆德不那么在乎这些所谓的荣誉,不过能得到敬爱的教授的称许,到底还是令他高兴的。



好友格洛芬德尔打电话来邀请他一起去酒吧迎接成年,埃尔隆德像往常拒绝他以各种理由发出的约酒邀请一样拒绝了他。



为了研究熬夜了整整三周,埃尔隆德此时最需要的礼物就是一个好觉和一场好梦,第二天他还需要投入新的研究,学校并不会因他的成年而放假。


回到公寓洗了个热水澡,喝掉一杯热牛奶,把第二天要穿的衣物和那枚银质奖章放在床头柜上,黑发青年终于放松的躺上了床,在睡梦中平淡无奇地迎来了自己的十八岁。



清晨六点的闹铃结束了八个小时的完美睡眠,埃尔隆德按下闹钟,一分钟内就从床上坐起,并脱掉睡衣,将手伸向床头柜上拿起白色衬衣打算换上。



"Good morning."



"Oh good morning."礼仪让埃尔隆德习惯性的开口回了一句,猛然意识到自己房间里不该出现会和自己道早安的人……或是东西,才让他闭上了准备和对方谈论天气的嘴。



“It's me."


他左右转了转头,又朝天花板上看了看,正当他准备趴到地上看床底的时候终于传来了第二声。埃尔隆德觉得如果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声音应当是从床头柜那儿传来的。



他不知道有谁可以蜷缩成那么小,可还是拉开了抽屉,想看看是什么藏在里面。


"Hey! Silly boy."听到第三句时埃尔隆德终于把视线投向了那块奖章,因为那只巨鹰说话时为了吸引他的注意在银币里绕着那棵梅隆树飞了一圈。


出色的神经外科学生此刻觉得自己的神经出现了严重的问题。他相信是长时间的熬夜导致了他的幻觉,而不愿意将这个问题延伸至他的专业范围之外比如说精神问题……尽管他知道精神分裂也可能会产生类似的情况。



打开窗帘和窗深吸一口气,极其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埃尔隆德把奖章塞进深棕外套的口袋,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正常的洗脸刷牙。这个过程中巨鹰没有再开口说过话,这令他相当满意。



以为幻觉到此为止的埃尔隆德心情愉悦,甚至哼起来小调,走进厨房打算久违地来一顿正式而丰富的早餐。



“别做饭别做饭,去你们学院门口的星巴克来一个三明治和一杯拿铁不是很好吗?”



正在往平底锅里倒油准备煎培根的青年就这么僵住了手,眉毛也拧在一起。



停顿了一会儿油就倒多了不少,可埃尔隆德决心不让这奇怪幻觉扰乱自己正常的生活,仍然打开了天然气准备先热油。



可是天然气打不开了……



有点呕火的青年不甘心地继续把旋钮旋到底,过了几秒大火冲上油烟机又灭下,之后燃气灶再也没有了动静。



“你看,我说了吧,别在家里做早饭,去星巴克多好。”



"What the fxxk are you! Stop talking to me!" 满脸油烟的埃尔隆德终于放弃了他的礼仪和风度,掏出口袋里的奖章大吼。



“我只是想来给你传达成年礼。”



“这就是我的成年礼?”埃尔隆德指着自己被熏得黑黢黢的脸。



巨鹰转了转无辜的眼睛,“这是维拉给你的礼物,你会在成年的时候知道你一生的灵魂伴侣对你说的第一句话。”



说到这里巨鹰闭上了嘴,看了看埃尔隆德渐渐平息了怒气的面容,抛了个极诡异的媚眼,“你是不是很想知道?”



“好好说话,不然我就把你扔进垃圾箱。”



“他会跟你说,欢迎来到星巴克,请问您想点什么呢……Oh!”巨鹰的尾音还是落在了垃圾箱里。



早晨有课的埃尔隆德发现时间已经被那块莫名其妙的奖章耽搁太多,只能奔出家门然后去……学校门口那家星巴克,买点简单的早饭。


走进店里埃尔隆德发现除了咖啡香,空气里还混着许多女性香水的气味,今天来这儿的女生似乎出奇的多。看了看面前的长队,埃尔隆德打定主意放弃早餐。



“别走,吃了早饭,吃了早饭。”抬头看了看前方,这次快速准确的找到了藏在星巴克标志里和自己说话的美杜莎,脸色又变得难看的青年随后迅速低下头转身准备出门。



“啊!”



埃尔隆德一转身就撞到一个端着杯子的女孩,滚烫的咖啡泼了一地。



“实在不好意思,我刚刚没注意路。”急忙掏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对方,“请您稍等,我再去给您买杯新的。”



重新站回队伍的埃尔隆德瞪着那个美杜莎的标志,对方却又回复了正常不再说话。



快要排到自己时埃尔隆德才算是搞明白了为什么今天女生那么多,站在吧台里那个金发高挑的服务生他听格洛芬德尔说过,似乎是Mirkwood艺术学院的学生,那双冰蓝色的眼眸不知道迷倒了中洲大学多少女学生,父亲是赫赫有名的珠宝商,不至于需要他打工补贴学费和家用。看来是富少爷来这儿体验生活来了。



“欢迎来到星巴克,请问您想点什么呢?”金发服务生发音优雅用词客气,语气却很生硬。



“两杯拿铁,一个金枪鱼三明治,谢谢。”



等等……“欢迎来到星巴克,请问您想点什么呢?”埃尔隆德把这句话念出了声,接着定定地看着金发服务生。



“先生,点单完请去那边稍等,后面还有很多人排队。”被盯住的服务生不耐烦的说到。点单时盯着他的女孩子不少,男人倒是头一个。



“哦好的,不好意思。”飞快走去等餐区的埃尔隆德觉得自己刚才那副样子实在是傻透了,准确的说从他居然同奖章对话开始就傻透了,那明明只是幻觉,一个医学生居然会信世上有怪力乱神的东西,简直是一种耻辱。



把一杯拿铁送给了刚刚那个女孩子,向来沉浸于科研的埃尔隆德在十八岁生日这天第一次被异性要了电话号码。



看了看表发现已然迟到,他像灌酒一样猛灌了一口咖啡,走出这家倒霉的星巴克。



"Have a nice day."店门玻璃上标志里的美杜莎冲他说到。


TBC


文力已经死了QwQ。。会有理解困难吗?就是El发现所有有脸的东西都能跟他说话了。。

然后梗改了改,只有El能听到啦

评论(2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