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春景】 ET 现代AU 当他们老了

瑟兰督伊睁开眼睛的时候,床铺的另一半已经无人,被角倒仍掖的严实。阳光从窗帘与帘杆之间的缝隙中滑进屋内,看那光亮他也知道时候不早了,难怪埃尔隆德总取笑他每天睡这么久不像是六十多岁,倒越来越像个贪恋被窝的孩子。

房门关着,却仍有蛋奶的香味溜进瑟兰督伊的鼻腔里,他吸了几口气,抿嘴笑了起来,那是他的爱人在为他做早餐。一般都是埃尔隆德做好了再来叫他起床,今天许是慢了些。瑟兰督伊躺在床上并未起身,细细感受着空气中的一丝甜香,捕捉着爱人在厨房中的动静。

可他感觉那作为埃尔隆德在厨房里做早餐的动静似乎大了些,终于掀开被子套上金色丝绒睡袍决定去看看。睡袍下一双腿依然修长有力,乳白色的皮肤却不再那么光泽诱人,留下了一些细小的干痕,全身的肌肉也不如从前硬朗,不过他依然精干,毕竟不管多大年纪他都不会允许小肚子这种东西在自己身上出现。

拉开窗帘,瑟兰督伊被吓了一跳,这很正常,看到阿拉贡这么一个身材算是健硕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自家的草莓地里像一个少女一样抱着篮子采草莓这样的场景谁都会被吓到。不过似乎阿拉贡本人看到算是自己的另一位岳父的瑟兰督伊突然拉开窗帘盯着自己受到的惊吓更大,甚至忘记了该如何向他问好。

瑟兰督伊几乎在拉开窗帘的一瞬间就转过身去走出房门,直到看到埃尔隆德带着亚玟和莱格拉斯在厨房里打发蛋白准备做蛋糕的时候才想起来今天似乎是自己的七十岁生日。

埃尔隆德听到脚步声回过头去,见是他来了,把手里尚未成型的蛋白交到亚玟手里,不顾旁边站着的两个孩子就把瑟兰督伊拉到身边,覆上了微有些发白的薄唇,交换了一个温柔的早安吻,“生日快乐,吾爱。”

莱格拉斯和亚玟此刻像发现了早恋同学的中学生一样起着哄,若是年轻些的时候瑟兰督伊大概会把他们都轰出厨房去,现在却只是挑挑他那好看的眉毛,回房里洗漱了,湖蓝的眼眸漾起水波,带着能随意弄潮的得意。

因为被岳父大人说不适合留在厨房帮忙而被发配去草莓地的阿拉贡终于带着一筐草莓和准备好的礼仪进了屋。向瑟兰督伊问好并致以生日祝福之后提着筐子交给了埃尔隆德。

瑟兰督伊用了些薄饼当早饭,显然他们是想用蛋糕在中午给他过个生日,那自己就心安理得的享受起来就好。蛋糕坯已经送进烤箱,亚玟非说要看看现在已经是伊锡利恩政界要员的莱格拉斯小时候的照片,于是一本一本的相册被瑟兰督伊从柜子里抽出来,莱格拉斯从来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给自己拍过这么多照片,争着要从父亲手里把相册抢过来不让看,就像小时候从故意逗他的父亲手里抢那个期待已久的骑士人偶一样。收拾好一切走出厨房的埃尔隆德看到这幅情景笑了起来,正巧抬眼的瑟兰督伊撞上了那一眼闪耀的星辰。

蛋糕的香味愈发浓郁,亚玟陪着父亲在厨房给刚端出炉的蛋糕铺上细滑的奶油,点缀上一圈娇红艳嫩的草莓,端上桌子,又把最饱满馥郁的一颗交给瑟兰督伊,由他亲手摆在蛋糕的中央。

“瑟兰督伊,你仍然像这草莓,美丽又富生机,馨香迷人。”这句话和早安吻的效力可大不一样,埃尔隆德在三个孩子面前这样夸赞自己还是让他感到不好意思。他迅速瞪了埃尔隆德一眼,怒容却很快化成没有成功收住的笑,眼尾拖了一道浅浅的皱纹。

一家人举起酒杯,“祝Ada生日快乐!”莱格拉斯先叫到,五个人的午宴就此开始,瑟兰督伊收藏多年的美酒功德圆满的融入了这顿幸福的午餐。一口气吹熄所有蜡烛的瑟兰督伊任凭孩子们怎么瞎猜也不说自己到底许了什么愿,往脸上抹奶油的大战甚至波及到了埃尔隆德身上。

不记得是谁先玩累了或是说喝醉了倒在沙发上,一家人终于又围在一起翻起了照片。在一本相册的最后竟然发现了许多瑟兰督伊和埃尔隆德年轻时的照片,有瑟兰督伊在国会演讲的,埃尔隆德站在讲台上的,看到他们两个站在春日花海中的合影时,三个已到中年的孩子们又开始起哄,好一阵子才继续往下翻,甚至还看到了身后跟着大批女性支持者的瑟兰督伊和派对上与陌生人纵情舞蹈的瑟兰督伊。像是被抓住尾巴的猫一样,瑟兰督伊朝埃尔隆德吐了吐舌头,尴尬的笑了笑,换来对方一个佯装愤怒的眼神。

酒精的作用和方才的玩闹让瑟兰督伊有些困乏,在三个孩子的注视下旁若无人的靠在埃尔隆德的肩头睡着了。他的金发依旧熠熠生辉,如同四十年前他与埃尔隆德相识那天的春光一样美丽。

END

李佩佩生日!所以写了生日梗!生日快乐!!!!Lo主一写甜就白开水真是不好意思啦wwww瑟兰督伊和李佩佩都是永恒而蓬勃的春天一样啊





评论(2)

热度(40)

  1. 丶 郁長律。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难得闲子大大写白开水一样的日常甜文o(≧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