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耳侧】 ET 死神X魔王 AU

一发完 短 画风可能魔性
Let's begin

埃尔隆德是一个敬职敬业的好死神。

首先你不能一听说他是死神,就在脑海中勾出一副一个身着黑袍的男人举着镰刀的既难看又愚蠢的画面。埃尔隆德有着俊朗的容貌,他喜欢穿着哑金的袍子,俯在人的耳畔轻语来带走人的魂魄。

他帮助主根据一个人上辈子的功德来安排他现世的阳寿,若是有人现世积善功高却因前世的罪行而不得不早早离开等待下一个轮回,那他将有幸会在离世前看见死神大人蕴着星辰的双眸,听到他在耳侧温柔念出吸走自己魂魄的咒语。

埃尔隆德做了七千多年的死神,工作鲜有失误。做死神是个苦差事,他这么多年工作的成果按理当足够他去天堂换一个更舒服又高贵的闲职,可鲜有失误绝非没有失误,他的失误足以让他只能待在下界做他的死神。

这个失误由魔王瑟兰迪尔而起,或者你不如说这个失误的名字就叫瑟兰迪尔。

这位原先也是个神,但凡与酒有关的事物都由他司掌 。主若是宴请各路神衹,那宴上的酒必是由瑟兰迪尔亲自酿造。

但这位酒神总不满足于像人类一样安安份份的酿些谷类果物,若是遇到他不喜欢的神,那酒里大抵是要加点儿料的。什么风神啦雷神啦就常在酒里喝出些蟾蜍蛇蝎之类的,一口酒下肚,摆出一副震愤的表情,对上瑟兰迪尔无辜的碧眼,当着主的面又发不得脾气,只有作罢。

久而久之有神不怀好意的向主告状,说瑟兰迪尔酒喝多喝乱了脑子还因主的偏爱恃宠而骄,主只是一笑了事,直到有一天瑟兰迪尔偷偷把主珍藏的一对千年未破茧的蚕蛹扔进了死神埃尔隆德的酒里,主才一怒之下把他贬到下界去,收回了无尽永恒的生命,只给他三千年的寿限。

瑟兰迪尔原先倒只是想来个恶作剧,以报复埃尔隆德前日对饮之时不许自己喝的太多,以巧舌强行撬开自己的牙关,用尚带着酒味的津液代替佳酿来滋润干渴的喉舌。到最后却招来了这么个结果。

可主忘记了收回他的法力,待在下界的瑟兰迪尔照样在跟酒有关的事儿上为所欲为。

他住进一片密林,因法力强大却又非神列,渐渐传出了密林魔王的名号。

林中原有条清溪,可瑟兰迪尔召来林中精灵替他酿酒,鲜美的果实成熟发酵最终酿成,密林外镇上能提供的酒桶竟装不下那些琼浆,酒液溢出,原先的清流变成了深红,散出阵阵醇香。

瑟兰迪尔以法力酿成的美酒自然是非同一般,他喜欢与众人一同饮酒作乐,他的酒自然就能勾得闻到香的人顺着酒溪走进他的宫殿,与他共饮。

不仅如此,他施在酒中的法力还给了凡人不同寻常的寿命,以至于埃尔隆德按照他的计算来收走人的魂魄的时候常常发现咒语失效只得无功而返。

宽厚的主知道是瑟兰迪尔在胡闹,也只想着再过千年收回他的魂魄,一切就将回归平静。

三千年期满,埃尔隆德走进密林,准备把他旧友的魂魄带回天堂。本以为瑟兰迪尔会紧闭宫门,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进去,却不想知道他这时该来的魔王竟专门排了加里安在外迎接。

走进大殿,抬眼对上瑟兰迪尔眼中那两汪诱人投身其中的湖水。他的旧友真是三千年一点儿没变,穿着他最爱的灰金色外袍,手中两樽银器里的深红酒液随着震荡撞击杯壁,打出醉人的香气,慢慢往从王座往殿下走的人身段妙的让人想一把掐住他的腰。

“My lord Elrond,三千年未曾对饮,您应当不介意陪我一杯再继续您的工作?”

这些年为了那些过于长寿的人类的事儿他们实在没少打交道,但多半都是被瑟兰迪尔搪塞了过去,像这样的会面倒实属第一次。

瑟兰迪尔将酒杯交到埃尔隆德的手里,指尖滑过一本正经的死神的掌心。

“我如何能够拒绝老友的邀请呢?”

魔王偏了偏头示意死神品尝。

这酒浓醇顺滑,果香扑鼻,却又带着几分辛辣,埃尔隆德小口细细品着,就像瑟兰迪尔本人一样,他得出了这个结论。

然而一杯酒下肚埃尔隆德却觉得不对劲起来,他开始有些懊恼自己居然忽略了瑟兰迪尔那喜欢在酒里加东西的坏习惯。

他感觉身上越来越热,便解开了外袍的扣子,可情况并没有好转,他需要一些东西来让他降温,随即把视线投向了始作俑者。

“随手加了些淫羊藿和鹿茸而已。”瑟兰迪尔的脸挂上获胜者的笑。

“干什么用的?”死神大人仍然努力地挽留自己的理智。

“没什么特别的,让你在我耳边说话时没有心情思考你那该死的咒语要怎么念而已。”

埃尔隆德猛得把瑟兰迪尔压下,魔王手中未尽的酒打翻在地,浸湿了他的衣物。

“那三千年前的蚕蛹呢?”埃尔隆德高热的唇贴上他略显冰凉的耳垂问出这句话。

“补肾。”瑟兰迪尔给出了让埃尔隆德觉得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严重侵犯的答案,死神的手终于随着主人的心愿抚上了魔王的腰际狠狠揉捏了一把,引来一阵不满。

“我似乎得让你知道一下那东西对我来说到底是否有必要。”

相拥而眠的两人第二天几乎同时醒来,埃尔隆德却仿佛酒意未退,圈着瑟兰迪尔啃咬起了小巧的耳垂。瑟兰迪尔猛的挣脱了圈禁,警惕的盯着死神。

“我可还没有恶劣到享用完别人的招待就把他的魂魄带走。”死神本人的语气倒是轻松得意。

瑟兰迪尔那杯酒实不必要,毕竟埃尔隆德在他耳侧无论如何都是念不出那段咒语的,最多只能说出情话而已。

三千年后又三千年,总有年长正经的好事者在主跟前碎语,死神埃尔隆德玩忽职守,千年仍不能将瑟兰迪尔的魂魄收走。主倒是不太在意,“那就让他们都在下界莫回天堂好啦。”年轻神们也都喜欢自由自在的。这后一句,主到底没有说出来。

END

我真的不会写甜啊这文笔白费了脑洞了。。肉。。要是有需求就补一段?。。没需求就这么着吧。。。再也不想写甜了。。太可怕了。。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