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海夜】 ET 人类X天使

脑洞来自于Edgar Allan Poe的诗 [Annabel Lee]
对不起大师(´・Д・)」
短打 一发完结


埃尔隆德听到屋外细碎的声响,打开家门,看见了三四个八九岁的男孩子,苹果般的脸蛋上挂着犹如阳光的笑。

“我们的家才搬到镇上,总想来拜访,可又不见先生您出门,已经是平安夜了又不见您的屋子有什么装饰,妈妈才让我们带着些小礼物来您这儿。”三个孩子中看起来最大的那一个开了口。

埃尔隆德这才看见自己的木门被挂上了一只巨大的红袜,另两个孩子又伸出手来每人向袜子里塞了一把糖果,依然笑的灿烂。

他这才把嘴咧开向他们回报了感谢的微笑,“都进来吧,叫我埃尔隆德就可以,我来给你们煮咖啡。”

许久没有开口同人说话的埃尔隆德感觉到嗓子有些不适,轻轻咳嗽了一声。

整幢小屋里只点了几盏煤油灯,三个孩子进到家里,几乎觉得屋内比室外还冷一些,埃尔隆德煮着咖啡,注意到他们有些发抖,才慌忙去点上了炉火。手忙脚乱之间也没注意自己碰倒了餐桌上摆着的一张相片。


好一通忙活之后埃尔隆德终于端着咖啡回到了餐桌边,孩子们对着相片看的津津有味。

“向上帝起誓这一定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人。”照片中的男子有一头淡金色的长发,眼眸的颜色像是冬日薄冰覆盖下的大海,神情稍冷漠,却又非完全得疏离。他一袭月白长袍,周身似散着柔和的光晕。

“只有天使才会拥有这样的容貌!”其中一个孩子叫了出来,埃尔隆德闻言有些不自然,抓起杯子喝了一口还滚烫的咖啡。

“这一定就是天使!埃尔隆德先生,如此美丽的人,他是您的恋人吗?”

“是。”埃尔隆德又喝了一口咖啡,才张口说了一个字。

“埃尔隆德先生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孩子们的眼中映着煤油灯摇晃的光。“我们什么时候才可以见见这位美丽的天使?”

埃尔隆德把手伸向杯子又缩了回去,陷入了沉默。

孩子们面面相觑,不知是否自己问错了话,是否该开口感谢埃尔隆德的招待以打破凝固的空气。

“可爱的上帝的宠儿们,你们是否愿意听我讲一个故事?”孩子们互相示意了一个松了口气的眼神,“当然!”

“从前有一个凡人,他住在一个美丽的海边小镇,从小希望写出世上最优美的文字来歌颂他深爱的大海。可是他怎样也写不出令自己满意的诗歌来,直到十四岁的某个夜晚,他正坐在海边,看着沙滩上爬动的大片小寄居蟹,可突然前方的海面就出现了一片白色的光芒,那绝非月光的倒影,那比月光美丽万倍。”

埃尔隆德说着,笑得温柔,好像那美丽的光芒又出现在他眼前。

“那是一个叫瑟兰迪尔的天使来到了人间,他似乎也只有十几岁,可是比世界上所有的人还要美丽,可能也比其他天使都要美丽,甚至比蔚蓝的大海还要美。想写诗的凡人立刻就吟诵出了最优美的篇章。凡人爱上了那个天使。”

“我知道了,埃尔隆德先生!那个凡人一定就是您,天使就是这位美丽的男子对不对对不对?”孩子眼中闪烁着兴奋。

埃尔隆德朝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继续着他的故事。

“天使来到人间是为了寻找爱,他爱上了凡人优美的诗歌,然后也爱上了那个凡人。”

“年轻的天使和凡人同样未脱稚气,可他们的爱是那样强烈,超越了一切。凡人为他们的爱情写出的诗歌叫所有人钦叹,镇上每一个小伙子追求心仪姑娘时都会背上一两句。而天使所思的一切,就是这份爱情,爱让他更加美丽,让他感受到了天堂也未曾给他带来的快乐。”

说到这里,原本闪耀如星夜的黑色双眸却忽然暗了下来,埃尔隆德又有些暴躁,像灌酒一样猛灌了一口咖啡。

“他们的爱那样深沉,又似火一般热烈,连天上的六翼天使也把他们嫉妒。可谁能想象那竟是一切不幸的根源!”

“在那个海边的小镇上,在那片凡人曾经最爱的海滩边,在那闪烁着繁星的夜空下,一阵寒风袭了过来。凡人未曾受到伤害,可却冻坏了美丽的天使瑟兰迪尔!”

埃尔隆德把他的咖啡杯捏的快碎了,声音里也带了撕裂和颤抖。

“天使虚弱的靠在凡人的臂弯里,他那些高贵的亲戚,那些六翼天使,就在那时,和那阵寒风一同来到人间!”

孩子们的表情也凝重起来,最小的那个孩子紧张的把桌上的相片抱在了怀里。

“比魔鬼还要狠毒的六翼天使用海边的沙石起了一座冰冷的坟茔,将美丽的瑟兰迪尔关了进去……凡人被坚石磨破了手臂,环绕的荆棘划破了他的脸,他却无法破坏那座坟茔分毫,哪怕只是使一粒沙子从其中落下。”

“只是因为这些个坏天使们,在天堂里还不如在地上的瑟兰迪尔一半的快活,他们就把那对可怜的情侣嫉妒,就在云端刮起一阵寒风,叫瑟兰迪尔永远的离去了。”

埃尔隆德抬起头,靠在了椅背上,煤油灯的暖橘色光亮在他眼中晕成一团火。

“可是凡人与天使的爱情远远甩下了一切,他们的爱情比那些年长的人,比那些智者,更加坚贞。无论是天上的天使,还是来自海底的魔鬼,都不能使他们,使那个凡人和美丽的天使灵魂分离。因为每一丝月光的清辉都勾起凡人的回忆,每一点海面泛起的波光都叫他看见天使眼眸中的秋波在闪动!那是他美丽的瑟兰迪尔……”

“那之后呢?之后那个凡人怎样了?”

埃尔隆德忽然又笑了,双手端起已经冷了的咖啡。

“是啊,凡人怎样了呢?凡人终于快要受不了不能够伴在天使身侧而只是看着照片,等着月光,盯着海面的日子了。”

“他要到天使身边去。”

三个孩子一言不发,埃尔隆德站了起来,“孩子们,故事讲完了,天很晚了,再不回家,你们的妈妈会着急。”

“埃尔隆德先生,谢谢您给我们看的美丽照片,和美丽的……故事。”埃尔隆德把他们送出了门,却没有回家,屋内微弱的灯光把他的身影拉长。

他一步步走向海边,脚步越来越快,像是生怕约会迟到的小伙。到了沙滩脱下鞋就在月光的映照下跑了起来,跑到那早已被荆棘覆盖的坟茔边躺下,紧紧地贴着耸起的石堆,紧贴着他的爱人。

埃尔隆德任由荆棘的尖刺将他扎的遍体鳞伤,任由十二月末彻骨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割在他身上,任由冰冷的海浪将他拍打。

他终于陷入了昏睡,在梦中又似见到了那美丽的身影,可美丽的天使走的那样急,他竟无法追上。惊的又清醒了些,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冰凉如那晚的瑟兰迪尔,只能勉强张开眼睛,星夜印在本就如星夜般的眼眸里。

眼前又出现了柔和的白光,刚才的三个孩子穿着同瑟兰迪尔相似的月白色袍子,散发着同样相似的光晕。

故事的结尾,是凡人的爱打动了三个来人间玩的小天使,他在平安夜的寒风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却被小天使带进了天堂。

一个没有瑟兰迪尔的天堂。

很多年以后,这座海边小镇再没有人讲述这段故事。


只剩下黑夜中的明星与大海相映。

评论(18)

热度(20)

  1. 丶 郁長律。闲不闲 转载了此文字
    【给闲子大大的BE文补HE结局系列之2】埃尔隆德不断杀怪攒经验level up最终用双手持橙武大角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