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天剑慕容府】孩子的抓周

通过小雪几位叔叔婶婶的描述脑补了一下慕容烟雨的性格…

感觉应该也是个很有个性的老爹了…

然后就又脑补了一下孩子抓周的场景………

————————————————

一.
慕容胜雪抓周的时候,慕容家的亲朋好友来了不少人。
别小楼那一排竹筏差点漂到羽国,也掐着时间赶去天剑慕容府里。

一年未见,慕容烟雨面上气色比往常又好些。原先他好烟酒,自夫人怀了孩子开始便一并戒了,吊儿醉换成熟普洱,腰间一杆烟斗也不见踪影,挂上了不知哪位高僧处得来的菩提十八子。将近两年过去,核桃都被他盘出油光来了。

来之前还特地走了趟苗疆,别小楼两坛酒拎在手里。
慕容烟雨闻见鼻子动了动,见他瞅着自己,赶忙又正色道,“戒了这两年,吾这鼻子也不灵了,闻这酒像吊儿醉又不像,好友你开来让吾瞧瞧那汤色究竟是也不是……”
别小楼都懒得搭理他,吩咐了熟识的慕容府老奴,让拿了招待宾客去,全然不管他这忘年友兄在身后多馋酒。

二.
慕容胜雪还裹着水蓝小袄在床上坐着。周围摆了整圈各类物件。笔墨纸砚典籍吃食是自然。还有别小楼放的玉笛李剑诗搁的剑谱。
岳灵休想把午宴里没饮完的酒坛子也摆上床,慕容烟雨念叨着老子这两年修身养性就为了给孩子言传身教你今日还要给他抓酒,差点跟他打起来。

周围一圈站的都是武林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孩子不懂辈份,更不知道谁在天下风云碑上排行第几,只看见自己爹亲刚才作势要打岳灵休,对他更轻视了几分。
岳灵休想摸摸孩子的头,被他一口咬在手上,留下一圈沾着口水的牙印儿。慕容烟雨还在边上和自己儿子一起笑得欢喜,“犬子长大当比在下有所作为。”
若非慕容胜雪还是个一岁的孩子,他天下第一豪已经不能忍了。

床上离慕容胜雪最近的是慕容烟雨那柄剑。抓周用的物件围成的圈里,只有那剑柄慕容胜雪伸手就能抓着。好友们也不戳穿慕容烟雨摆放时那点私心,老来得子还是根独苗儿,慕容烟雨看这孩子极重,天剑慕容府近些年在江湖中虽沉寂下来,他却仍把潇湘十三剑的剑谱每日当睡前故事般念给他听。

他相信慕容胜雪会成为天剑慕容府中最锋利的那柄剑。

三.
小奶团子不负众望抓住了剑柄,此时正要把它拔出剑鞘来。

剑锋极利,慕容烟雨怕孩子伤着,赶忙把他抱出围着的那一圈。慕容胜雪却有点不乐意了,也不哭闹,只是跪在床沿边抱住爹亲的腿,还扯着他的衣摆。
手顺上去捣鼓了半天,抓出了慕容烟雨藏在腰后的烟斗。

岳灵休已经笑出声了。
别小楼说,“诗儿你看,贤侄日后定大有作为。”

慕容烟雨脸色通红地看着自己儿子,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偷饮的酒上头。
“哐!”玉做的烟斗被慕容胜雪敲在剑上撞了个粉碎。

慕容烟雨简直要厥过去了。



评论(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