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默欲】百无禁忌

圣诞快乐

一条很皮的鱼

现代AU

————————————————

欲星移上完课正要回研究室的时候看见俏如来和砚寒清在走廊上拉拉扯扯的。

砚寒清手里抱着盒苹果,见他来了似有什么话要说,又被俏如来拉住了,让他进去再说。欲星移心里也猜了个大概,好笑地推开研究室的门,让他俩也进去,他的亲徒弟跟在身后叹了口气,抱着苹果大有点舍生取义的意思。

默苍离在书桌前准备周末开会要用的稿子和资料,俏如来唤了声教授,他才把头抬起来。

“今天班里同学要一起出去过平安夜,想着明年6月大家就要毕业了,年后能聚齐的日子又少,今天想请老师们也一起出去吃个饭。您有时间吗?”俏如来跟默苍离到底还是亲近的,最近这孩子论文进展也算顺利,此时倒是不怕他的导师像过去看他文章时一样发脾气,但别人到底就有些不同了。

砚寒清表情僵硬,他自己是并不怎么怕默苍离的,但就在他和俏如来来研究室之前,同学们个个可怜巴巴的望着他。“我们只请欲教授他们就好了吧。”“默教授应该请了也会说没时间的吧。”

此时他已经背负上全班同学是否能欢度圣诞的希望了,但看着俏如来还在极力邀请默苍离,他也只得先去和欲星移商量了。

“嗯,我会去。把地址告诉我吧。”

欲星移答应得爽快,那边默苍离却是冷冷一句,“我不去了,提醒他们周末之前交期末论文。”

俏如来一脸沮丧,砚寒清一脸轻松,边说着那老师圣诞快乐边把苹果放在默苍离桌边的空椅子上。

砚寒清恭敬非常地关上研究室的门,欲星移看着默苍离又埋头回去写稿子,简直笑出声来。拆开那盒用红色丝带包装好的平安果洗了两个,递了一个给默苍离,自己啃起另一个来。“师兄,比起温皇总是高估自己的人缘,您还是更有自知之明一点。”

默苍离偏头看着他,掂了掂手里的苹果,欲星移抬手佯做了个挡住脑袋的动作。


敬酒的时候凰后给这届性别几乎全为男的学生起讲恋爱小技巧,现场热闹起来,但到底顾虑还有别的老师在场,兴奋劲儿很快又过去了。几个老师也考虑着学生们自己大约还有下一摊要出去玩,这顿饭倒是结束的很快。

欲星移看了看手机,时间才不到九点。琢磨了一会儿叫来服务生,接着凰后饶有兴味盯着他的眼神打包了一份蟹粉小笼和一碗赤豆元宵,用手机软件叫了出租离开了。


回到研究室的时候里面连大灯都没开,只有默苍离的电脑还泛着白光,看起来从下午到晚上默苍离就一直保持着这个状态没动过。欲星移伸手按了大灯开关,房间里突然亮起来时默苍离似乎有些惊着了,键盘的敲击声断了一秒,接着又响起来。

欲星移把吃的放上桌子顺便看他的屏幕,已经快要结束了。索性在旁边坐下看着他写。

“给你打包了蟹粉小笼和赤豆元宵。”欲星移见他写完才开口。

默苍离看都没看那个袋子,“凉了。”手上关着电脑。

“那我拿去茶水间微波炉热一下。”欲星移说着要站起来。

“蟹粉热了会腥。”

电脑屏幕已经黑下来。欲星移眨了眨眼睛。

“我喝酒了。”他说,“师兄你开车。”


上车之后也没人说要去哪,默苍离自顾开着上了环路又下了高架往一个小胡同里拐进去。欲星移十分想说他没有半点新意。

这里还是之前欲星移带他来的,胡同临着座传闻还颇为灵验的寺庙,白天有几家猫咖开着,小姑娘们在对面求完姻缘就到这来吸猫。靠后面些的地方还有家泰国菜,老饕如欲星移也对那家店赞不绝口。不过一路堵到十点多,泰国菜也该关门了。白天猫咖晚上酒吧的店里挤满了预定好座位来过平安夜的小情侣。

几乎每家店都要等位,两人往没临街的地方走进去,一家门脸只有一人宽的居酒屋倒是还有空座。欲星移翻完酒单给自己点了壶獭祭,默苍离还没说话他就又开口,“再来一杯可尔必思highball,多放可尔必思少放威士忌。”

默苍离确实不太喝酒也不太会喝酒,但看欲星移点完之后还一脸邀功地瞧着他,开始思考温皇说男人是最经不起挑衅的生物果然并不全无道理,叫来店员说刚才要的寿司芥末全部都直接放在鱼片和醋饭中间。

欲星移表情垮下去,装作痛心疾首地说定不是师兄心胸宽广,一定是自己做人太失败。

默苍离懒得看他演,端起那杯几乎只尝得出乳酸菌味的highball喝起来。


这一顿吃完已经过了十二点,两个人都喝了酒,车是开不回去了,只能站在十二月北方半夜的冷风里等那辆加了十块小费才叫来的出租。默苍离拢着有些单薄的风衣站在还能感受到一点暖气的店边玩手机,不是很想动的样子。欲星移在路口看车来了没有,做着过节生意的小贩却跟了上来,“先生平安果要吗,玫瑰也来一支吧。”

出租车司机打来电话说要掉头过来还得再等两分钟。欲星移看了看那用彩色纸包起来的伪装成玫瑰的月季摆了摆手,然后又把小贩叫回来,买了个五块一个盒子还挺丑的平安果,走回默苍离那里。

“师兄,圣诞快乐。”

“嗯。”默苍离不太情愿地伸出那只好不容易在口袋里捂得热些的手接过了苹果。

要上车的时候欲星移听到路边还有小姑娘在讨论对面那座寺庙,突然想起自己上学时不知道那里求的什么还进去过一次,之后就再没去过了。

也不知道明天来这儿取车的时候是不是拉着默苍离一起进去还个愿好。


END



————————————————

我是怎么从圣诞节写到去庙里的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