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默欲】赤炼


尚贤宫时期

文不对版

有病

————————————————

欲星移在山间樵夫家里寻到默苍离时,他的师兄正赤裸着上身擦拭背后新伤。


年前冬至第一场雪降下来时,中原还是一派景气的。却没想瑞雪兆丰年这样的吉祥话没能念上几天,漫天玉华就积成了灾祸。默苍离奉师者之命往西北去时,乡绅间为了争粮运路子的冲突已有要爆发的势头了。

平乱没费多大功夫,却有利益受损的乡绅一夜间不知从哪儿集了番势力在默苍离正要回尚贤宫时围攻起来,其中还不乏精通武艺者。天时地利皆无,默苍离只得往被雪封了路的山里退去,幸得山野樵夫相助。


欲星移站在门口,正在雪堆里捡柴的老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记得屋里那位在乱斗里救了自家老头子的先生是有仇家的,这位面如冠玉的公子不似那帮粗野豪绅,却到底不明身份。

“让他进来吧。“默苍离在里屋说了句,她才让了身子。欲星移稍微低着头,跨过土门坎走进去。一句先生自便方才说完,欲星移已经往默苍离待的屋里去了。

地上火盆燃着炭。樵夫家里,用的却是劣炭,室内并未暖和多少,烟却大的不行。欲星移这才想起未见男主人,许是趁着严寒天里拉精炭下山去卖了。

惯于海境无根水浸润的鲛人贵族在这烟熏缭绕里咳了两嗓子,才又去看他那还在擦拭着自己后背伤痕的师兄。

肩胛间的伤口默苍离够不太着,抬手又扯到腰侧的口子,只眉头拧了拧并未出声,欲星移却见他面上已全无血色,嘴唇发紫,也不知是冻得还是痛得。便接过默苍离手里的帕子要替他擦拭。

“这上面还有污迹。”开口便知说错话,也只好拿出自己怀里锦织的帕子来沾了水替默苍离擦起来。

好在默苍离似乎是真觉得疼,连叱他不知民间疾苦的力气也省下了。


日头渐渐落下,欲星移就着余晖和炭盆里的星点火光看默苍离的伤口。平日里精瘦苍白的背此时有些红肿起来。大多数伤口都不深,却依然是道道深红的血线。欲星移坐在默苍离身后替他擦拭着,却看不见他的表情,甚至连呼吸声也缓得几不可闻。


有一道剑伤似乎格外长些,欲星移盯了会儿,沾着水的帕子覆上去时,手上竟有些不受控地加重了几分力道,已经冷下的水渗进伤口,干涸的血迹又化开了。

默苍离终于昂起脖颈,背上的肌肉也绷紧起来。竟是疼出一身冷汗。

欲星移看着他披了薄汗的背映在光里,不由想起游历海境腹地时见过的,正在冶炼的赤色镔铁。

炉中铁高热,碰不得。

欲星移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指覆上默苍离的背从上而下抚过那些伤痕,指尖触感却是冷如冰雪。

“嗯?”默苍离似是终有些不耐。

欲星移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蕴起神鳞渡气为他输进体内,默苍离舒缓了疼痛的肌肉才逐渐放松下来。


“你的人在山阴往西十里河岸,去替他们收埋了吧。”

欲星移正拿着从自己里衣上撕下的布条压上最长的那道伤口。


“是。”


老妪留默苍离住下来,山路泥泞,定要他等到老伴回来再走。欲星移便独自先往山下去了。

雪后月光皎皎,纵是大雪封山,对他来说亦不难行。反倒是海境无雪,此景难得。

推开小院木栅栏时欲星移顺手握了积雪。没想一片冰凉尚且耐得住,过不一会儿竟生出灼人的感触来。

欲星移对着月光看了看流淌于指缝间的滴滴晶莹,便蕴起内力散去了。


END

————————————————


就是一个鱼去看他师兄到底死没死的有病的故事【。

本来想写师尊的肉体的【。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