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不闲

听雨客舟中
微博@闲不闲ovO

【喻王喻】纽

用北京题胡闹一把

然早已离题

十分玄乎

王杰希喻文州奇遇记

Let's begin

一.

王杰希今早发现自己的抽屉里多了一对袖扣。

准确来说并不是他自己个儿发现的,是他坐进办公室,伸手接过秘书柳非给他泡的咖啡时,听见小姑娘说,“王总,您换袖扣啦。”

这才看见本来应该是深绿色碧玺的部分,在阳光下折射着隐隐的蓝光。

王杰希看了柳非一眼,小姑娘急忙解释,说是看他平时戴的那对很像是那种欧式手工的孤品,没想到竟然还有镶嵌不一样宝石的另一对,这才多嘴问了一句。

王杰希知道自己原来戴的那对上面镶的是碧玺。

两年前在佛罗伦萨领主广场附近一家二手银饰店逛的时候,一个恰巧路过的中国游客告诉了不懂意大利语的他。

“那这是个什么石头?”

“这个…应该是紫翠玉吧,会根据阳光折射出蓝绿或者红色。”

王杰希点点头,示意工作开始前的闲谈到此为止。

二.

喻文州发现自己平时常戴的一对紫翠玉袖扣不见了。

早上起来拉开抽屉,一眼看出袖扣宝石的部分的和原先的光泽不一样。

这个事情有一点奇怪。

倒不是说袖扣上的紫翠玉变成了绿色碧玺很奇怪,而是这对绿色碧玺袖扣他曾经见过。

两年前去佛罗伦萨各种二手店古着店采风的时候,他在一家银饰店见到一个男人在用英语跟不会说英语的意大利老奶奶鸡同鸭讲。

当时那个人挑的就是这一对。

喻文州帮那个人买完东西也正要走,又看见老奶奶拿出一对同款的紫翠玉袖扣摆在原先的位置。

冷白的灯光下呈现着深红的光泽。

三.

王杰希晚上躺上床的时候还在疑惑这件事。

摘下袖扣还是好好的摆进抽屉里。但总忍不住朝抽屉那儿看过去,脑补着会不会突然闪起一道绿光,一只家养小精灵从他的抽屉里跳出来。

想了约莫有七八分钟,他还是沉沉进了梦乡。

梦见佛罗伦萨,梦见稀奇古怪的银器,梦见一个杂志编辑部一样的地方,最后梦见一个极其呱噪的人在对着他吵吵嚷嚷。

吓得他在手机闹钟响之前十分钟就醒了。

按常规洗漱好,配着一碗不搭调的小米粥吃完面包机里烤过的吐司,给家里的黑猫换了猫砂倒了碗牛奶。王杰希换好西装,颇有些仪式感的站在了抽屉面前。

拉开。

他原先的袖扣回来了。

时间才七点五十,比平时早了十分钟。他戴好袖扣又走到阳台借着太阳看了一会儿,没有蓝的红的光,是他自己的。

四.

喻文州今早起的比以往晚了一些。

因为黄少天昨天半夜还在给他打电话问,我们真的不可以在办公室里养猫吗。

“你想猫把样书稿子全撕碎吗?”

黄少天很委屈,因为昨天明明是喻文州先提的猫。

午休的时候喻文州正在办公室里假寐,没想到短短半个小时里还做了个梦。

梦见佛罗伦萨,梦见奇奇怪怪的猫头鹰摆件,梦见有只黑猫抱着自己的胳膊找自己要罐头吃。

“轻点,别把我袖扣都扯下来了。”喻文州在梦里跟猫说。

黄少天下午一点的时候把做好的企划送进喻文州的办公室,听见刚睡醒还有点迷糊的喻大总编跟他说,“把猫抱出去。”

喻文州堵在早高峰的路上,等红灯的时候心不在焉的盯着手上的袖扣,暖光下闪着绿色。

还好今天是正常的。

五.

大概是第六次,王杰希发现自己的袖扣变成了紫翠玉的。

他也自觉是个有点神叨的人,碰上这种有些怪异的事,他反而会想,会不会还有更怪的。

真的还有更怪的。

这是他第六次在梦里被一个极其呱噪的人吵醒。

按照一般的思路来说他该怀疑一下自己与这个最近常出现在自己梦里的人之间有一段什么奇妙的缘分。

“不要。”王杰希想,“绝对不要。”

真要是说到缘分,他现在倒是对那个在佛罗伦萨帮他挑这一对袖扣的人更加好奇。

这个人在哪里,是做什么的。

如果还有机会的话。

不过可能是没有机会了,他的梦里没出现那个人。

他也不想再听见有人在自己的梦里叽里哇啦了。

六.

喻文州第六次戴着那对绿碧玺袖扣去上班。

黄少天倒是再没听见过他说猫的事儿。

他要是知道喻文州天天在睡梦里撸猫,肯定会气得把自己工作餐里的秋葵全扔进喻文州盘子里。

喻文州这两天倒是摸着些规律了,起初他觉得有只黑猫总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是不是什么不太好的征兆。

后来他想起来了,在佛罗伦萨买走另一对袖扣的那个人手机锁屏界面好像就是这只猫。

他不养猫,不至于看一眼就能记住猫脸,也不是猫身上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标记。

主要是那只猫大小眼,还挺严重。

当时他没和那个人对视,倒不太记得住那个人长什么样。就记住了那只黑猫。

所以喻文州也知道了,他在梦里看到的,约摸是那个人日常见到的光景吧。

七.

王杰希终于发现了规律。

好像每天早上八点都是一个节点。过了八点自己拿到的总是那对紫翠玉的,八点前就一切正常。

早上七点五十,王杰希拉开抽屉,看见自己的绿碧玺袖扣静静躺在里面。

王杰希又把抽屉关上了。

八点前是绿碧玺,八点后是紫翠玉。

所以八点整呢?

这种来回变化的模式让他开始想,会不会八点一拉开抽屉,从里面拽出个人来。

从里面拽出那个叽里哇啦的人?

王杰希想还是算了。

七点五十五,还有五分钟的犹豫时间。

七点五十九的时候,王杰希把猫抱到柜子旁边。

平时那只猫就喜欢抱着他的胳膊啃他的袖扣。而且还挺会溜门撬锁开抽屉翻罐头的。

王杰希把这件事赌在了他的大小眼小宝贝身上。

五十九分五十秒,王杰希退到了看不见抽屉的房间过道上。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但是猫叫了,猫叫了还是要回去看的。

八点过十五秒。

王杰希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一手搭着柜子一手抱着猫。

“还真是猫如其主啊。”

男人笑眯眯的眼神里带着一丝惊讶,盯着他的眼睛,意有所指地说。

王杰希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那个叽里哇啦的人好像叫过的名字。

“喻文州?”


END


写了八个小时论文做了四个小时翻译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要是在考场上大概世界上就又多了一篇高考零分作文




评论(3)

热度(51)